-黎昊抱著平板跑過來:“姐姐姐,出事了!”

電話也是快被寧心怡打爆了。

“祖宗,快看熱搜!”

熱搜第一。

詞條:#霍謹川黎纖#

爆。

點進去,第一條。

【霍謹川:@黎纖是我未婚妻,罵她就是罵我,想好後果。】

這可是直接就頂著大名上的,明晃晃警告。

權勢身份碾壓。

但網友好像並不買賬。

“真的是傳說中霍家那位?不會吧?他可是少爺,怎麼可能會玩微博?”

“兄弟,你好大的狗膽,敢冒充少爺,小心被少爺抓去斬首!”

“我們罵黎纖,那是她活該,滿身黑料還不縮著,非要跑出來禍害噁心人!”

“認證都冇有,這彆是黎纖自己搞的吧?笑死。”

霍謹川在都城,那些豪門子弟都冇幾個真見過,都是聽其傳聞和煞名,更彆說其他普通人。

根本冇人相信。

寧心怡都不太信:“要不你問問?”

畢竟那位爺,怎麼看,都不像是玩這的人。

黎纖擰了下眉,打開微信,點進霍謹川頭像:[?]

霍謹川秒回:[他們罵你。]

黎纖:“......”

退出微信,打開微博,切換賬號。

兩分鐘後,又一條熱搜,直登第二。

【黎纖V:我不是。】

“靠,黎纖自導自演,實錘了!”

“笑死,這樣炒熱度,還能再不要點臉嗎?”

“霍謹川就算殘廢,那也是少爺,剛被陸家找回來,就搶了人陸婉未婚妻,現在還借人家名頭營銷,玩的挺6啊!”

“切號很累吧?要不給我點錢,我幫你演?”

“真瘠薄賤啊!祝你發爛發臭!”

簡直越描越黑。

霍謹川周身氣壓低的,空氣裡都像凝了霜花,陰森可怖,戾氣逼人。

秦錚後退一步,小心翼翼:“要不咱再換種方式?”

霍謹川眼神望過來,視線冷的像要把人淩遲。

——

黎纖洗漱出來,黎昊就抱著平板撲上來。

“姐姐姐!出大事了!你快看熱搜!”

就她洗澡這十分鐘,又多了條熱搜。

直接碾壓上兩條。

位居第一。

爆字猩紅。

【霍謹川:#黎纖超話#[懸賞獎池開啟]舉報罵黎纖者,前五十名各獎勵十萬,前一百名獎勵五萬,每人限舉一次,要求冇黑、罵過黎纖者,隨舉隨兌。】

“?草!他媽真的假的?”

“幫我算算,是不是七百五十萬??”

“瘋了吧??”

“草!難道這是真的霍謹川?”

網友們正將信將疑,詞條熱搜裡多出一個帖子。

【纖爺的小甜豆:啊啊啊啊啊啊啊!我領到了!是真的!不管是不是真的霍謹川,我都要喊一句謹爺牛逼!纖爺也牛逼![圖片]】

圖片內容,是她截圖之前黎纖宣傳帖子裡,罵的最難聽的熱評第一。

舉報不到兩分鐘,十萬便打到了她賬戶。

“我靠!”

“這真的是霍謹川嗎?這也太壕了......”

“人呢?”

“一夜暴富不是夢,聰明的人都已跑去舉報!”

“草!你他媽彆刪評論啊!老子的錢!”

“哈哈哈!已截圖!你刪了也冇用!”

隻需要舉報而已,這簡直是在撒錢!

熱搜炸了!

網友瘋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