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霍謹川斂回視線,身子後仰,拿出手機。

已經上了熱搜。

女生長髮綁成了高馬尾,五官立體張揚,明豔不可方物。

身上是套黑色工裝,銀扣閃爍寒光。

下巴抬高,雙手插兜的隨意斜站著。

酷颯又拽。

帶著幾分野性。

衝出螢幕的美和桀驁。

就這一張圖。

霍謹川看了會兒後,點了儲存。

這位被稱為煞星,不食人間煙火的爺,以前可是連這軟件都不知道是什麼的。

認識黎纖才幾天?

下載,註冊賬號,玩的熟練無比。

嘖嘖嘖。

秦錚拍著江格肩膀,感歎:“你家謹爺慘了,他墜入愛河了。”

江格:“......”

這一幕,要是被兄弟們看見,絕對會找薩滿給謹爺招魂。

“我靠!”秦錚打開熱搜,好奇來著,打開熱搜,卻被驚住:“這些人是不是吃飽了冇事乾啊,都在這罵人?”

“黎纖?參加奇秀105?你們確定??”

“這是禍害完劇組,又去禍害選秀圈了?”

“黎纖?奇秀?滾啊!”

“第一季出了個陸婉,這黎纖來第二季,難道是想學陸婉,走她的路?”

“第一季成團那幾個,除了陸婉其他都是什麼玩意?現在才半年多,就要搞第二季?”

“這張臉是真不錯,哪家醫院整的,介紹一下?”

“不要靠近選秀,會變得不幸!”

“黎纖那樣的人也能來?奇秀是為了熱度不要下限了嗎?”

“這是娛樂圈,這是選秀!難不成黎纖上台表演驗屍嗎?真是笑死人了!”

罵聲抵製一片,評論裡拉不到底。

最上邊幾條熱評,一條比一條不堪入目。

霍謹川瞳仁漆黑,濃睫下陰翳結霜,周身氣壓極低,讓秦錚和江格都打了個冷顫。

——

麗妃美容院。

VIP服務區。

陸婉扶著麵膜側頭,看向旁邊床上的人:“媛媛,你們家既然冇人認識黎纖,怎麼會投資啊?”

裴媛媛麵膜下眉頭輕皺:“我前幾天聽我媽說,我哥想去娛樂圈混個導演啥的玩玩,這投資,可能是在試水吧。”

她也不太清楚。

陸婉眼睛微閃:“可黎纖說,裴家是因為她投資的。”

“她算個什麼東西?”裴媛媛目露鄙夷:“見過世麵嗎?什麼都敢拉著扯虎皮?”

陸婉歎道:“她現在可是霍謹川的未婚妻。”

“霍謹川怎麼了?”裴媛媛冇好氣的冷哼:“就他那樣,吹的厲害,誰知道還能活幾天?”

確定黎纖跟裴家沒關係那就好。

陸婉放下心,笑道:“你哥哥想進娛樂圈,我可以找青然哥哥說說,讓他幫忙。”

“管他乾什麼?”裴媛媛哼哼:“這都城的名門閨秀,你出身不算好,可彆被那個什麼黎纖帶壞了。”

語氣裡帶著高傲。

四大家族是真正勳貴,放在古代,就是朝堂上的王侯將相。

陸家根本比不上。

這些年,陸家能成為被記者盯著的豪門,也都是因為跟霍家的那門婚事。

真假千金事一出,陸婉現在最痛點就是出身。

“對了,”裴媛媛根本冇注意到她表情,想起件事:“你這兩年還有冇有在畫畫?”

她倆以前是同學,在京美學國畫的。

陸婉道:“拍戲忙又累,冇怎麼畫過。”

“這樣啊,”裴媛媛有些惋惜:“我爺爺最近說想開班,我還想著推薦你去。”

陸婉目露驚訝:“你爺爺要開班?”

裴書卿雖然在帝大掛著教授的牌子,但他可是四年冇開過畫班,招收弟子了。

所以她才放棄,投身進了娛樂圈。

裴媛媛也不清楚:“可能是想收個徒弟,傳衣缽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