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都城家族分佈太廣,霍家是頂級豪門。

而之下,是四大家族。

秦,裴,元,韓。

這幾個大家族,是真正的貴族豪門。

互相牽製,彼此之間關係都不算好。

不過,那群紈絝富二代,經常有事冇事組局喝酒混場子。

秦錚去過幾次裴家大少爺裴雨程的局,倆人算熟。

“我問他了,”秦錚說:“他說不認識。”

裴雨程的原話是:“我們裴家,怎麼可能會跟那種,貧民窟裡出來的野丫頭有關係?”

霍謹川眸子微眯:“是誰換的投資?”

“裴雨程說他也是事後才知道的,”說起這個,秦錚眉頭擰的緊:“他說是他爺爺無聊,隨便投的。”

兩個億,對裴家來說,不過九牛一毛。

可裴老爺子是誰?

裴書卿!

國畫大師!

畫協副主席!

其知識淵博,文化深厚,有當代大儒之稱。

整日沉醉書畫,從不管家族產業了。

怎麼會突然閒的無聊,去投資電視劇?

其中天差地彆,幾乎是八竿子打不著的。

霍謹川視線定在水麵上,眸光深邃如淵:“裴書卿有冇有什麼弟子?”

“有幾個,不過都非親傳。”裴老爺子是被寫進,學生們教科書裡的人物,眼界高的很。

一生也就收了三個記名弟子。

“不過,我記得聽裴雨程說過一句......”秦錚回憶著說:“好像是四年前吧,他爺爺看上了一個,放下身段,三顧茅廬的纏著人家想收人為徒傳衣缽,結果每次都被對方毫不猶豫的拒絕了。”

這事,其實傳出來過,隻是冇人相信。

霍謹川眸子眯起。

秦錚打量著他神色,眼睛微睜:“你不會覺得,那個人會是黎纖吧?”

霍謹川垂眸:“她的資料,不也都是假的。”

這樣的確能說通,裴老爺子為啥會投資。

可是。

秦錚皺眉:“如果真是黎纖,她這麼些年哪還會住貧民窟?”

這又說不通。

“查到那批貨是誰截的了嗎?”霍謹川突然開口。

話題跳躍太快。

愣了下,秦錚搖頭:“還冇。”

“小叔叔,小叔叔。”

就在這時,霍青桐興奮的從外邊衝進來。

他這一嗓子,把池塘裡的魚嚇的亂竄。

霍謹川一個眼神睨過去。

眸如寒潭,視線如刃,陰鷙如刺。

霍青桐瞬間僵在那,後頸發寒,小聲說:“小嫂子去參加選秀了。”

秦錚挑眉:“她去參加選秀你激動個什麼?”

“這不是好奇嗎,”霍青桐嘿嘿笑道:“就小嬸嬸那顏值,到時候往舞台一站,豈不是迷倒萬千少男少女......”

啪嗒。

霍謹川扔下魚竿,嗓音如煙:“想提前退役?”

霍青桐脖子一縮:“不,不想。”

這霍家,幾個大的明裡暗裡爭的你死我活。

這小的,放著少爺不做,非要跑去打電競。

當時霍濂夫婦哪同意,差點把他吊起來打。

最後是霍謹川開口允的。

因此,他跟霍謹川走的挺親近。

卻也是最怕。

跟耗子見到貓似地。

秦錚好笑道:“你不是快打國際賽了,拿不到世界冠軍,謹哥可就真讓你退役。”

小叔叔向來說到做到。

霍青桐訕訕一笑:“我馬上回基地訓練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