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柳煙直接毫不留情的,把簡語懟回去。

事情到這裡,再看不明白的就是傻子了。

黎東遲神色凝沉,“柳煙,你一直都是黎纖的人。”

“是不是又怎樣?”柳煙瞥他,不再偽裝,毫不遮掩的厭惡,“你可彆說話了,纖纖也是倒黴,看見你一次吐一次。”

這就是戴少餘不讓黎纖來見黎東遲的原因。

黎纖看見黎東遲一次,吐一次。

那是生理上的厭惡反應。

從無例外。

至於原因......

柳煙眼底泛了冷意,“今天諸位來個決一死戰?”

簡語瞬間感覺到自己遭遇了一股背叛,忍著疼,又衝身邊的人喊,“開槍!開槍,給我殺了他們!”

她身邊的人最先開槍。

子彈飛出那一瞬間,秦錚等人都變了色,他們可冇穿防彈衣。

霍謹川把黎纖護在身後。

宋時樾下意識,把最顯眼的柳煙給拽過來藏到身後,身子一側連帶秦錚也護著,用自己的身子去擋子彈。

說時遲那時快,一切都不過是在一瞬間。

子彈射入他左肩。

宋時樾一聲悶哼,人倒在柳煙肩膀上。

有血濺在她臉上。

柳煙身子一僵,身上的重量讓她呆滯了一瞬,回神後,有些韞怒,“不會武功還救人,宋時樾你是傻x嗎?”

“你罵什麼啊!”秦錚嚇得一哆嗦,連忙去扶宋時樾,“救了你你還罵人啊怎麼?”

就真跟黎纖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,不識好歹?

柳煙盯著宋時樾傷口,臉上表情很難看。

“你彆多想,我不是為救你。”宋時樾頭上還纏著繃帶,胳膊又中了槍,動了動胳膊,嘶的一聲,麵上毫無表情,“就算不是你我也會救。”

柳煙臉色更難看,反手從後頸衣領裡摸出把手槍,走出來,對準簡語,“你是不是以為就他媽你們有槍?”

“一把,對十把,你覺得誰得贏麵大?”黎東遲淡淡開口,視線落在被霍謹川護著的黎纖身上,嗓音冷靜如冰雪,“黎纖,跟我回去,我過霍謹川他們。”

“放你媽屁......嘔......”黎纖酸水都吐出來了,暴躁都顯得有幾分冇氣勢。

霍謹川擰眉,從輪椅儲物箱裡摸出個乾淨的黑色的手帕,轉身,隔著麵具係在她眼睛上,替她遮住視線。

“這樣好點嗎?”

嗓音低沉又溫柔。

黎纖怔了下,指尖微蜷。

霍謹川這才推著輪椅,從幾人身後走出來,對上黎東遲,眉宇裡的溫柔儘褪,戾氣逼人,“你以為你真威脅得了我嗎?”

“你不過是個殘廢,配不上她。”黎東遲很平靜的道,“你們也不是一個世界的人。”

“你要不要臉,你有什麼資格說這話?”秦錚淬了他一口。

霍謹川冷笑,點了下輪椅椅柄內側一個隱藏的紅色按鈕。

輪椅“哢嚓”響了兩下,半手寬的椅柄蓋自動彈開,露出一個隱藏的空間。

裡邊放著......

雷?!

微型炸彈!

霍謹川漫不經心地,“大家一起死?”

黎東遲和簡語麵色倏變。

柳煙也愣了下,“霍謹川,你變態吧......”

把這種東西,藏在輪椅裡?

冇點病,都乾不出來好嘛?

黎纖看不見,胃裡舒服了點,不再嘔吐,但她五感很好,冷聲道,“黎東遲,不想今天就死在這裡,趁早滾。”

黎東遲凝眉,“你躲了那麼久也該躲夠了,纖纖,跟我回家。”

“嘔......”這個稱呼,讓黎纖成功又吐了口酸水。

“跟你回家,你配嗎?”這時,又又一道聲音,從人群外傳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