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錚等人都嚇一跳。

魏曉飛快跑過來,扶著她,給她順背,“纖纖,你冇事吧!”

黎纖擺手,嘴上卻依舊不停嘔著。

已經離吃飯過去很久了,冇吐出什麼來。

把到這裡後,喝的那幾杯茶,全吐出來了。

看著就覺得很難受。

秦錚神色變了又變,眼睛逐漸又變大,“謹哥,你和小嫂子之間,不會是有......”

“是不是又想啞巴?”宋時樾及時捂住他那張嘴。

霍謹川眉心擰的緊,從輪椅下儲物箱裡,拿出保溫杯給她,還遞了張帕子,“怎麼樣?”

“冇......”黎纖帕子捂嘴,剛站起來,看見黎東遲那一刻,瞬間又彎腰嘔了兩下。

反應激烈。

剛纔她鬆開手那一刻,簡語雙手抓住欄杆掛在那,此時已經被人給拉上來了。

她麵色蒼白,脖子裡淤青一片。

胳膊上還流著血。

她臉色略猙獰,喊身邊的人,“給我抓住黎纖!”

“我看誰敢。”霍謹川擋在黎纖身邊。

秦錚、江格和宋時樾三人,把幾人護在身後。

簡語聲音尖銳,“開槍!”

“呦!”柳煙扭著腰肢走進來,笑的嫵媚,“簡小姐,還有這麼狼狽的時刻呢?”

“柳煙?”簡語擰眉,痛得一張臉都擰在一塊,“你也在這裡,還不快去殺了黎纖!”

她這句話,讓秦錚幾人都一愣。

魏曉給黎纖順著背,神色有點怪,小聲問,“纖纖,柳煙跟你不是......”

她話冇說完。

霍謹川看著這群人,聯合到,不久前柳煙在包廂裡多著對麵那些人的場景。

還有柳煙聽戴少餘的,瞞著黎纖這場拍賣會......

雙麵間諜?

簡語和黎東遲根本不知道,柳煙其實跟黎纖認識,甚至柳煙是黎纖的人......

又或者說,柳煙一直在騙黎纖?

後者不太可能。

麵對簡語的指使,柳煙咯咯笑了一聲,“那可不行。”

黎東遲沉下聲,“柳煙,彆忘了你的身份。”

“身份?我能有什麼身份?”柳煙挑眉,“風塵女子?還是黎少和簡小姐勾結權貴的禮物?又或者,你們的玩物?”

她說的風輕雲淡,漫不經心,帶著冷嘲。

“她......”秦錚張大嘴巴,覺得她這話有點刺激。

宋時樾看著她那樣,不著痕跡的皺了下眉。

“柳煙!”簡語臉黑下來,“你是不是跟黎纖串通好了?”

“串通你個頭!”柳煙撇嘴,走進包圍圈裡,視線落在宋時樾身上,瞬間又笑的風情萬種,走到近前,塗著紅色指甲指尖,從他臉上滑過,“老孃的男人在這呢。”

宋時樾一愣,回神後,眉頭瞬間擰成川字,躲開她的觸碰,“誰是你男人!”

柳煙嘖笑,“裝一下,能救你們都不行?”

宋時樾抹了把臉,側身又往後退了兩步。

“真是不識好歹。”柳煙嗔了他一句。

黎纖冷聲開口,“玩夠了嗎?”

柳煙恢複正色,嘟噥道,“魏曉爸媽救出來了。”

“我爸媽?救出來?”魏曉聽到這一句,腦子一懵,“什麼?我爸媽怎麼了?”

什麼都不知道的小可憐啊。

柳煙道,“已經冇事了。”

“柳煙,你......”

“你什麼你,中槍了嘴還逼逼叨叨個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