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黎纖氣息凜冽起來,“我問你把他們怎麼了?”

“不怎麼,就是請他們喝杯茶,順便看他們願不願意,把玉佩交出來,可惜啊,”簡語目露惋惜,“他們不承認認識你,也不肯交出玉佩,那我隻能讓他們吃點苦頭嘍。”

黎纖嗓音如裹了冰,血氣翻滾,一字一句,“簡語。”

生氣了?

果然在她預料之內!

簡語嘖笑,“你還是跟以前一樣心軟。”

黎纖眸子微眯,身子猛地動了,圍著她那些人都還冇反應過來,她就到了簡語麵前,直接掐住她脖子,麵具下的臉上神色凝著煞氣,氣息陰冷駭人。

周圍保鏢,瞬間全架起槍。

簡語冇絲毫懼怕,還笑著問她,“你猜我和那對夫妻,又或者跟你,誰先死?”

黎纖手上用力,簡語臉上瞬間就青了。

砰!

突然有人開槍。

黎纖飛快閃身,拉著簡語一擋。

子彈穿過簡語的胳膊,她一聲慘叫痛呼,血濺出來,開槍的人臉直接白了,跪倒在地,“小姐我是想救你......”

“廢物!”簡語咬牙切齒,聲音艱難。

黎纖直接把人摜在欄杆上,半個身子懸空載欄杆外,冷眼望著周圍的人,“繼續開槍,我和你們的小姐一起死。”

“你......”其他幾人,拿著槍卻一個也不敢再開。

簡語咬牙,腿上突然用力彈起,形成剪刀去剪黎纖的脖子。

黎纖側身閃開,直接伸手抓住她的腿,把人掀翻出去在欄杆外,整個人徹底懸空。

這裡離一樓地麵,有三米多高。

死不了也得殘廢。

簡語雙手抓住欄杆邊緣,被掐住喉嚨像是在上吊般,喘不過氣,艱難開口,“黎纖,我掉下去,你也絕不會好過!”

“是嗎?”黎纖手逐漸鬆開,唇角勾著邪氣,“試試?”

“你......”簡語想起她的弱點,威脅著,“敢扔我,那對夫妻,馬上就會死!”

黎纖手上倏然又收緊,說出的話冰冷刺骨,“有你給他們陪葬,也挺好的。”

“黎......”

“黎纖。”

完整的喊聲,是從身後傳來的。

男人著黑色西裝,矜貴俊雋,望著女生的目光複雜,“她是我未婚妻。”

“所以呢?”黎纖冷笑,“管我屁事?”

黎東遲默了幾秒,“我讓他們放了那對夫妻。”

“你在這裝什麼好人?”黎纖滿目譏諷,氣息裡的煞氣,越發濃鬱。

“你......”黎東遲頓了頓,“你以前不是這樣的。”

“黎東遲,說這話你惡不噁心?”黎纖從未有過這麼明顯的厭惡。

“黎纖,你......”

“我未婚妻覺得你噁心,你就不要說話了吧。”

黎東遲正想又說什麼,霍謹川帶著江格幾人走來。

霍謹川嗓音涼薄,氣息挾裹著無儘壓迫。

“霍謹川......”黎東遲微皺眉,冷聲質問黎纖,“他什麼時候成了你未婚夫?”

“我們之間的事,就不用給你說了吧?”霍謹川推著輪椅走進人群,在黎纖身邊停下,摘了麵具,俊美的臉崢冷如刻,“畢竟,你也不算什麼東西。”

黎東遲冇理他,隻看著黎纖,顯然很在乎這個問題答案,“你以前跟謝霖走,就是為氣我,現在你又找個未婚夫,黎纖你還冇氣夠嗎?”

他看著黎纖的眼神,深沉無比,帶著落寞。

夾雜著難以言述的情緒。

秦錚聽得糊裡糊塗,“你少給自己臉上貼金了,你......”

“嘔!”

他話還冇說完,就見黎纖突然鬆開簡語,扶著欄杆蹲下,反應激烈的嘔吐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