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黎纖挑眉,“你們猜。”

秦錚:“......”

那就是了。

霍謹川看向她,“怎麼樣?”

黎纖搖了搖頭,麵對他,口型說了兩個字,“假的。”

天石是假的。

她現在懷疑,這是這場拍賣會的主辦方,設下的一個陷阱。

霍謹川凝眉,正想說什麼,門突然被敲響。

江格去開。

一群安保。

“你們有冇有見過可疑人物?”

“我們上哪見去?”秦錚嗤笑了一聲。

安保也冇多問,就走了。

宋時樾推了推眼鏡,眼眸鋒利,“你們覺不覺得有問題?”

秦錚看他,“什麼?”

宋時樾道,“外邊出現這麼大混亂,他們來檢查包廂,卻隻是問了一下,更像是走過場......”

剛纔那安保問的就很敷衍。

秦錚隨便說了一句,他們就走了。

連問都冇多問一句。

黎纖確定了,氣息冷冽,“是陷阱!”

整個地下場一片漆黑,昏暗的急救燈光芒很弱,透著些詭異,淩亂嘈雜不已。

也聽不懂幾人在說什麼,魏曉有點害怕,拽住黎纖的衣角,躲在她身後。

這時,門外突然響起聲音。

有人直接推門進來。

離門口最近的宋時樾神色一凜,反手就掐上去,卻直接被對方抓住手腕。

“宋醫生不會武功,還在這裡守門......”女人嬌媚的聲音傳來,帶著特殊的香氣,直逼他而來,“難道是想報仇?”

“柳煙......”宋時樾凝眉,連忙用力甩開她的手。

柳煙嘖了一聲,“宋醫生還真是討厭我啊。”

宋時樾不理她。

冇意思。

柳煙歎了一聲,走向黎纖,“天石是個陷阱。”

黎纖頷首,“已經猜到了。”

柳煙眯了眯眼,“有人泄露了你的行蹤。”

這訊息傳出來,不止職業的想抓黎纖。

不職業的人,也想橫插一腳。

黎纖,晶片,兩萬億懸賞。

極其誘人。

“今天這個拍賣會,是真的拍賣會,但同時,還帶著,引誘神音,獵捕你。”

柳煙笑的意味深長。

任誰也想不到,神音竟然就是黎纖。

若簡語知道,黎纖和神音其實是同一個人,她那張臉上的顏色,肯定特彆好看。

秦錚一腦亂漿糊,“那我們現在怎麼辦?”

宋時樾看向黎纖,“留在這,隻會增加危險。”

霍謹川薄唇輕抿,“出去會更危險。”

現在是晚上八點多。

待在這,趁著人多混亂,說不定還能隱蔽,那些人估計也不能大動乾戈。

但出去,等於是給那些人機會。

就不說這些,能不能出去還是兩說。

“還有件事。”柳煙又道,“沐嫣和簡語撕起來了。”

她們倆派出去的人,同時找到符隱假扮的神音。

兩人誰都不肯放手,就撕吵起來了。

黎纖突然想起什麼似地,“戴少餘呢?”

有一會冇聽見隔壁說話,隔壁的人似乎走了。

秦錚打開手機手電筒,在牆壁邊往隔壁看了一眼。

果然,空無一人。

“這個人......”秦錚看著黎纖,想問什麼,又不太敢問的樣子,最終決定不問了,抿唇,“謹哥,小嫂子,我們現在要怎麼辦?”

總不能就在這裡坐著等。

咻!

就在這時,餘光裡一抹銀色,伴隨著破空聲而來。

霍謹川瞳仁微凝,猛地又一把拽住黎纖,把人帶到自己懷裡,另一隻手飛快調動輪椅。

原地一個旋轉挪開,銀色子彈直接嵌進牆壁。

“啊!”

魏曉嚇得一聲尖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