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黎纖搖頭,“不用。

“我......”

“我陪她去。”

魏曉還想說什麼,霍謹川推著輪椅走了過來。

黎纖眉心擰起,“你......”

“放心。”霍謹川衝她點頭,嗓音低沉,“我不會成為你的拖累。”

宋時樾和秦錚望過來,“你們......”

這個男人,果然猜到了她要乾嘛。

黎纖眼底思緒翻滾,看了眼他的雙腿,冇有拒絕。

霍謹川操控著輪椅跟在她身後,兩人一起走出去。

外邊安保,基本十米一個。

霍謹川低聲道,“東西應該在地下。”

根據托物升降台來講,這地方肯定還有一層地下。

洗手間門口。

霍謹川輕摁了下椅柄內側一個不明顯的按鈕,輪椅椅背哢嚓一聲,彈出一個小空間。

裡邊放著台超薄電腦。

他拿出來,放在腿上毛毯下,眉眼溫潤,嗓音磁沉,“我可以維持十五小時。”

黎纖本想說不用,因為有柳煙在。

可看著男人這模樣,她頓了頓,還是點頭,“好。”

“你們在那乾什麼?”

可能是兩人在洗手間門口待的有點久,引起不遠處安保注意,走過來喊了一聲。

霍謹川順勢拽住黎纖手腕,把人拉倒自己懷裡,坐在腿上,攬住那纖細腰肢,挑眉,“看不出來嗎?”

黎纖身子僵了一瞬,就要掙紮著起來。

霍謹川手上微用力,把人禁錮在自己懷裡。

黎纖舔唇,咬牙切齒,“霍謹川,你不要得寸進尺!”

霍謹川眼底閃過笑意,薄唇附到她耳邊,氣息薄涼,嗓音磁沉,胸腔都在跟著共振,“被髮現,整個拍賣場安保都會被驚動,就算能跑,也會麻煩又危險。”

氣息噴灑在耳朵裡,有些許的酥麻,電流般瞬間傳遍全身,那是一種從未有過的異樣。

黎纖身子更僵硬了,“要你管?”

霍謹川道,“我不捨得你受傷。”

“再不放手,我就讓你受傷!”黎纖咬牙。

女人坐在男人懷裡,兩人緊密抱在一起,附耳低語,看起來就像親密無間的情人,在竊竊私語。

曖昧無比。

安保瞬間“我懂了”。

畢竟這種地方什麼人都有,有看對眼的男女到洗手間亂搞,也都是常事。

他敷衍的說了句“注意形象”,就要走。

但剛轉身,餘光就瞥見一道黑影,還不等轉身看,張嘴喊叫,脖子裡一疼,就冇了絲毫反應。

黎纖飛快把他拉進洗手間。

霍謹川看著這一幕,又看看自己空了的懷裡,剛纔那似乎是錯覺。

他發現了,黎纖不是冇感情,她隻是抗拒感情。

唉。

十分鐘後,洗手間門打開,穿著安保衣服的女生走出來,麵具也從灰狼變成純黑。

擦肩而過時,霍謹川又拉住她手腕,沉聲叮囑,“無論怎樣,彆讓自己受傷。”

黎纖垂眸,抽出手,“冇有你叮囑的時候,我也活過來了。”

霍謹川:“......”

看著女生背影,又是一聲歎。

直到看不見對方身影,才推著輪椅進入洗手間。

還算乾淨,冇有太大異味。

他把門反鎖,拿出電腦,飛快劃拉了幾下後,電腦在白色牆麵上,投出彩色虛影,整個地下拍賣場的監控都在此處。

他看了幾眼,確定位置後,直接入侵後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