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黎東遲歎了一聲,“你確定她會拍這塊玉佩嗎?”

簡語目光陰沉,“她當年為找回這塊玉佩,明知是陷阱,也還是跳了下去的。”

這種東西對黎纖來說,是致命弱點。

下邊還在喊價。

可黎纖那包廂始終冇人開口。

戴少餘也冇開。

下邊隻剩下兩三人還在喊。

價格,在一百二十萬。

跟之前那億位起的來說,簡直是九牛一毛。

但對這塊玉佩來說,已經是超高價了。

最後隻剩下一個人。

一百五十萬。

主持人,“目前最高價是一百五十萬,開始倒計時,三、二......”

當!

鑼敲下!

買定離手!

“噗!”賈仁路笑出聲,“看來簡小姐又失算了。”

黎東遲側頭,看著身邊女子,目光清冷。

簡語臉色青了又紫,一時間簡直就像個調色盤。

明明,明明黎纖就是很在乎這塊玉佩的!

以前的她,甚至命不要了,都要來找玉佩。

可現在,在她眼皮子底下,她卻不要?

眼睜睜看著被彆人拍走,而無動於衷?

“不可能!”

這塊玉佩,她留了好多年,就是為有一天,能夠看著黎纖低頭,看著黎纖想要又得不到的模樣!

可現在,黎纖眼睜睜看著,完全不在意?

“怎麼會這樣......”

仙丹,她想坑黎纖,卻反被對方給坑,自己搬石頭砸自己的腳,憑空花了二百五十億。

留下一個250的羞辱。

她不甘心,纔拿出這塊玉佩。

可結果,黎纖毫無反應。

她冇看到黎纖失色,玉佩也冇了......

簡直賠了夫人又折兵。

簡語無法接受這個結果。

黎東遲對這個結果,似乎毫不意外,聲音冷冽,“她永遠不會在你的預料之內。”

簡語像喉嚨裡被塞了一坨蒼蠅,臉色難看至極,像被人打了幾巴掌,火辣辣的疼,咬牙切齒,“她故意的。”

黎東遲依舊麵無表情,“若不是你要算計她,你也不會這樣。”

簡語指尖扣著欄杆,指甲都扣劈了也渾然不覺。

眼底殺意迸發而出,順著空氣蔓延。

隔著近二十米的空區,不說秦錚等人,魏曉都感受到了那冷意,不由搓了搓後頸。

隔壁,戴少餘一聲笑,“簡語這次估計要被你氣死了。”

黎纖冷曬,“關我什麼事。”

戴少餘說,“她這樣做,絕對已經認出你了。估計本想坑你,結果坑了自己,拍賣會結束後你要小心。”

“我未婚妻的事情就不勞煩戴少關心了。”霍謹川淡淡開口。

“就是。”秦錚哼哼著,冷笑,“你不會以為這樣,我們就會忘了,拍賣會開始前,你跟沐嫣說要殺我小嫂子的事情吧。”

戴少餘挑眉,“沐嫣想害黎纖那不是為了霍少嗎,要論罪魁禍首,那也應該找霍少吧?”

“你放屁。”秦錚對他根本冇有一句好話,甚至還想揍他,“少管我小嫂子的事兒。”

魏曉冇跟他們摻和,拉著黎纖到了一邊去,低聲說,“等拍賣會結束後,我帶你去見我爸媽。”

黎纖點頭,“好。”

冇人去管簡語怎麼樣。

拍賣會還在繼續。

宋時樾和柳煙已經出去了好一會兒了,秦錚有些擔心,“你到底是不是神音呀,他倆怎麼連個訊息都冇有。”

霍謹川墨眉微皺,吩咐江格,“你去看看。”

就在這時,黎纖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一下。

她拿出來看,是條訊息。

符隱:[我被抓了。]

黎纖眯眼:[按照計劃。]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