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錚嗤笑,“誰會嫌錢多?”

黎纖嘖了一聲,半倚在欄杆上俯視下方,灰狼麵具下真容看不清,隻聽嗓音清悅,“斜對麵這位朋友,這麼緊咬不放,想來是急需這些藥救命,我們再喊豈不是害人了?”

她低笑兩聲,漫不經心的道,“兩百五是個好數字,就讓給對麵這位朋友了。”

台下主持人也不尷尬,哈哈笑了兩聲,“那就讓我們恭喜二樓208包廂的朋友,以二百五十億價格,拍下這份仙丹!”

當!

鑼聲落下,一概不退。

簡語怔了下,臉色霎時白了又青,“怎麼會......”

黎纖竟然冇繼續加價?

她拿去拍賣,掉神音,順便耍黎纖的藥......

砸在了自己手裡?

她剛纔,還信誓旦旦說,黎纖絕對不會認輸!

賈仁路張了張嘴,好一會,一聲笑,“有趣啊。”

黎東遲對此似乎毫不意外,聲音更冷了些,“想藉口回去跟你父親交代吧。”

“我......”

簡語臉色難看的,像吃了蒼蠅一樣的難看。

她剛信誓旦旦說完,黎纖絕對會輸給她!

結果現在......

坑她!

黎纖絕對是在坑她!

從頭到尾,都在坑她!

這個賤人!

看她拳頭緊握,臉色難看,黎東遲微不可查的歎了一聲,“我提醒過你的。”

簡語臉色有些發青,“她坑我!”

賈仁路又一聲笑,意味深長,“簡小姐抬價,不是應該說你想坑他們,結果自己坑了自己嗎?”

如果簡語從頭到尾不抬價,不插聲的話,這個藥,絕對會被霍謹川拍下。

簡語這等於是自己搬石頭砸自己的腳。

這場拍賣會,所有拍品,均為匿名拍賣。

她為隱藏,把藥送往這個拍賣行的時候,都是匿名。

所以,拍賣行根本不知道,是她所寄拍的東西。

現在,被簡語買下,主辦方和主持人隻會興奮激動。

兩百五十億!

二百五!

坑她!

還羞辱她!

簡語身子僵硬,盯著斜對麵的目光冒火。

殺意凜然。

“二百五哈哈哈哈......”

“她肯定要氣死了哈哈哈......”

對麵,秦錚和魏曉直接大笑出聲。

自己拍賣自己寄賣的東西,還要花兩百五十億。

簡直是白花錢。

擱誰誰不氣?

戴少餘搖頭,為簡語默哀。

不過。

他頓了頓,側頭看向隔壁清冷的女生,“她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黎纖哂笑,“說的好像她以前就會放過我似的。”

戴少餘失笑,“也是。”

霍謹川眼底始終漆黑一片,推著輪椅挪到黎纖身邊,輕輕握住她垂在身側的手,“有我在,冇人夠傷害你。”

“噗!”戴少餘笑出聲,“霍公子要用什麼保護她?用你那雙殘廢的腿嗎?”

江格神色一凜,陰冷的目光望過去。

黎纖垂眸,看著他握住自己的手。

那隻手修長漂亮,白皙如玉,像藝術品。

透著蒼冷。

這個男人,最近突然變的越來越得寸進尺。

可惜。

想傷害她的,也有他。

黎纖哂了一聲,用力把自己的手從他手裡抽回來,滿身的冷漠疏離,“不需要。”

她不需要任何人的保護庇佑。

這個世界上,也隻有自己最可靠。

霍謹川眼底微黯,薄唇輕抿,“我說過,不會因為你不需要,而我就不保護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