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藥隻是初階。

兩個企業都成立了特彆研究部門,來研究這個藥。

誰都想第一個創造奇蹟,寫在曆史的篇章上。

兩個企業成為競爭關係。

後來,有人說,是啟源出現了叛徒,盜走藥方給了諾亞工業。

那個叛徒,就是黎纖。

諾亞工業和啟源因此還敵對。

尤其是在,諾亞工業比啟源先研究出結果後,更是針鋒相對了很久。

但還是諾亞工業勝出一籌。

可如今,諾亞工業在這個藥物上的研究有了瓶頸。

擁有一座寶藏,卻冇有打開最關鍵的鑰匙。

他們不甘心。

隻有神音,能夠破解。

但神音神秘無比,他們找了很久連蹤影都冇找到。

他們這次花了好大代價,纔得到訊息,說因為天石,神音絕對會出現在這。

他們纔會全部都來。

萬宸醫械,是做醫療器械的,對醫藥企什麼脫不開乾連,跟諾亞工業和啟源都是合作。

雖如此,畢竟神音那麼傳奇。

賈仁路對神音也很感興趣,不過他並冇表現出來,隻問,“你跟霍謹川抬,就不怕砸自己手裡嗎?”

在喊到兩百三十億的時候,戴少餘就已經不喊了。

下方神秘人離座。

又隻剩霍謹川和簡語。

簡語冷笑,“霍謹川不一定會想用它治病,但黎纖一定會想要。”

黎纖想要的不是藥。

是贏她。

黎東遲麵無表情,聲音冷冽,“天石的價格上限在五百,若失手,這個藥砸在你手裡,兩百多億,你父親會生氣的。”

雖然他們不缺錢,但兩百多億對他們來說也是钜款,諾亞工業十分之二的股份了。

更重要的是。

這個藥,是簡語拿去拍賣的。

簡語抿唇,勢在必得,“輸的隻會是黎纖。”

畢竟,黎纖曾經可是她的手下敗將。

黎纖,這輩子都不一定能贏她。

簡語接著喊,“兩百三十五億。”

江格毫不間斷的喊,“兩百四十五億。”

這次,直接增加了十億。

簡語眯眼,“兩百五十億。”

“兩......”

“不用喊了。”

江格還準備再喊,黎纖突然開口攔住了他。

江格微頓,收了話語。

整個地下拍賣場,突然就整個安靜下來。

主持人還期待著有人再喊。

都望著霍謹川這個包廂。

斜對麵幾人也是如此。

賈仁路似笑非笑,“看起來他們不準備加了。”

黎東遲依舊麵無表情。

簡語指尖微緊,“不可能,黎纖她怎麼可能會甘願輸給我,她一定在故弄玄虛,一會肯定還會再喊的。”

但,一分鐘過去。

三分鐘過去。

五分鐘過去......

都冇人再加價。

主持人開口,“還有人想要加價嗎?這個仙丹可是真的能夠做到起死回生,全世界可能僅此十顆!”

冇人加價。

主持人望著這邊,“真的冇有朋友再加價了嗎?”

還是靜。

主持人:“那我們開始倒計時了哦,五......四......”

她聲音拉長,倒數喊的很慢,明顯很期待還有人再加。

尤其是,喊給黎纖他們這個包廂裡的人聽的。

“二......”

喊到這時,見他們還冇聲音,主持人直接問了,“這邊二樓的朋友真不打算加了嗎?”

“都兩百五十億了,億哎!”魏曉咕噥,“還慫恿你們,真是貪心不足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