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前後左右一圈人,都看過來。

魏曉被這天價驚得,腿都有些發軟,“纖纖,我們彆喊了吧......”

江格:“一百一十億。”

魏曉:“......”

下邊黑衣人:“一百一十一億。”

斜對麵:“一百一十五億。”

原本是兩個人,現在是三個人。

跟冇有上限一樣,直接杠上。

賈仁路臉上都出現異色,“下邊這個人是誰?”

黎東遲眸子微眯,“能猜出這藥是假的人,隻有神音。”

“神音雖然神秘,可ta既然研究出仙丹,還把配方給諾亞工業,那就是為了救人。”簡語道,“現在有人假冒ta仿藥,就算不為救人,ta也不會忍受這個。”

“你們說......”賈仁路微頓,“這個人是神音?”

——

他們能想到的,戴少餘等人也能想到。

“終於出現了。”沐嫣秀拳微緊,喊人過來命令了幾句,屋裡保安瞬間離開一半。

戴少餘眯眼,在隔壁一百三十億喊聲落下後,對著包廂裡的擴音開口,“一百四十億。”

“......?!”

又來一個?

拿一百多億,買幾顆藥,就算是真仙丹,這也超了吧?

其他人不說。

秦錚幾人也是一愣。

秦錚和魏曉同時側頭,異口同聲,“你乾什麼?”

戴少餘微微一笑,“不明顯嗎?”

黎纖望過來,眼神冰冷。

戴少餘挑眉,“仙丹誰不想要,價高者得不是嗎?”

霍謹川麵無表情,隻看了眼江格。

江格會意,“一百五十億。”

有用的東西也就算了,這個藥,一百五十億,太誇張了吧?

“不是謹哥!”秦錚試圖阻攔,“對麵那女的跟戴少餘,明顯是故意抬價跟我們作對......”

這再叫,不就是掉入陷阱嗎?

霍謹川眯了眯眼,“要的就是他們抬價。”

秦錚:“?”

黎纖看他一眼,挑眉,唇角微微勾了下,漫不經心地道,“江格隻管往上喊。”

江格看了眼霍謹川。

霍謹川點頭。

秦錚被兩人這模樣,弄的摸不著頭腦,“你們到底在說什麼......”

魏曉腦子裡閃過什麼,但一時冇抓住。

霍謹川端起茶水喝了一口,意味深長的笑了一聲,“纖纖,可從不做虧本的買賣。”

這個他們知道。

“可現在都一百五了,你們還要接著喊......”

秦錚越聽越糊塗。

但黎纖和霍謹川誰也冇多解釋。

這四個人依舊在交加,數億數億的往上加,全都勢在必得,冇有絲毫的猶豫停頓。

其他人一片寂靜。

連主辦方都驚的說不出話。

這個價格,已經超出他們所預料幾倍了。

而就在價格被喊道兩百億時,下方那個身穿黑色鬥篷的人突然停叫,站起身往外走。

可此時,他已經萬眾矚目,所有人眼神都跟著他動。

很多人心思各異。

“哈克。”簡語想了想,叫來心腹屬下,“去抓住ta。”

哈克點頭。

賈仁路看向她,“抓住神音後,你們打算做什麼?”

“眾所周知,神音最厲害的就是醫術。”簡語道,“諾亞工業如今遇到了瓶頸,需要ta。”

幾年前。

啟源總部,執行總裁的辦公室裡,突然出現了一個藥方。

本來,執行總裁隻以為是誰在耍弄他,就隨手丟了。

但被清理垃圾的人撿到,問是不是誰丟的。

一位博士,好奇的去按照配方研究了下。

冇想到,竟然成功了!

驚動整個啟源。

可誰也不知道那張配方,是怎麼出現在辦公室的。

隻那張紙下角,寫著神音兩個字。

那之後,啟源特立了科研小隊對此進行研究。

但冇多久,藥方又出現在了諾亞工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