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放在托盤裡,也隻有小臂那麼一截長。

買回去不管是雕刻還是什麼,都要浪費掉很多。

這種東西,是真正有錢人才玩的起的。

喊價稀稀拉拉,但每一個價格都是幾百萬起加。

秦錚對這木頭不感興趣,在下方觀眾人群裡尋找著,“這都戴著麵具,誰知道哪個是神音啊!”

宋時樾推了推眼鏡,“ta一定就在這裡。”

隔壁的沐嫣微頓,“你們也在找神音?”

“也?”秦錚挑眉,“你們不會也是奔神音來的吧?”

沐嫣看向霍謹川,抿唇,“我想給謹川哥哥治腿。”

秦錚下意識看向黎東,摸了摸鼻子。

霍謹川麵無表情,“我不需要你來關我的心。”

沐嫣咬唇,“謹川哥哥,無論你說什麼,我都不會放棄你的。”

她看向黎纖,目露戰意,“我可以跟黎纖公平競爭。”

“噗嗤!”柳煙笑出聲,剛喝進嘴裡的水都噴了出來,笑的花枝亂顫,“小妹妹,也不看你自己配不配~”

“你!”沐嫣氣結,目露厭惡,“能跟你這種風塵女走一起的,黎纖又能是什麼好東西?”

“你是不是以為,沐家跟霍家是世交,我就不會動你?”

她話剛落,霍謹川的聲音就響起,冷冽如霜,似凝了冰,氣息低沉的駭人。

沐嫣臉上白了一度。

柳煙一聲笑,漫不經心地,“沐小姐張口閉口的都是風塵女子,看起來一副很瞭解的樣子,是去過還是當過?”

“你才當過!”沐嫣一張臉頓時漲紅,氣的,“你不要臉,勾引宋時樾,你們都......呃!”

依舊話冇說完,脖子被人掐住。

戴少餘俯視著她,手上用力,“我警告過你的。”

沐嫣臉上血色瞬間全退,一片蒼白。

“冇有下次!”戴少餘冷笑,甩手把人扔出去。

沐嫣撞到牆上,一聲悶哼。

秦錚愣了愣,“他們這是哪一齣?”

魏曉冷哼,“臭男人。”

秦錚嘴角輕扯。

黎纖隻看著下邊,似乎對隔壁發生的一切,根本無所察覺,麵具下也冇任何表情。

霍謹川也如此,坐在她身邊,看著下方高台,嗓音溫和了些,“看上什麼隻管拍,我付錢。”

壕氣不行。

黎纖嘖笑,“我可真的不會客氣。”

霍謹川眼底閃過細碎笑意,“這樣更好。”

兩個人聊天,溫聲細語。

把周圍一切,似乎都隔絕在外。

柳煙看著這兩人,眯了眯眼,從衣領裡拿出手機,靜音拍了張兩人同框背影,打開四方殿的群,發了進去。

【殿主和殿主夫人[圖片]】

三秒後。

群裡開始彈出訊息,一條又一條的不斷湧現。

柳煙也不看,任由那群人發瘋癲狂,合上了手機。

隔壁的沐嫣,看著黎纖和霍謹川兩個人溫聲互動,眼底嫉妒幾乎要溢位來。

瞬間,全部化作怨恨殺意。

可很快,又全被她壓下去。

這邊動靜,全都落在對麵的人眼底。

“戴少餘似乎認識他隔壁的人......”

他剛纔突然對沐嫣動手,似乎也是因為隔壁的人,能讓他這般的,隻有一個人......

簡語眯了眯眼,“那個戴灰狼麵具的人,是黎纖!”

她說的肯定堅決。

賈仁路微頓,“就你之前所說啟源那個叛徒?”

簡語點頭,“是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