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說法各式各樣,但冇有一個靠譜的。

而那個黎家,在中都也查無此名。

可也冇確切證據說明,它真的覆滅了。

這個黎東遲,不得不令人把這些聯合在一起。

“如果說黎東遲是那個黎家的,黎東遲跟小嫂子又認識,小嫂子是跟養父的姓也姓黎......”

秦錚自己在那若有所思,說著說著,突然瞪大眼睛,有些錯愕,“小嫂子你不會跟他是兄妹,來自中都那個黎家吧?”

柳煙眼皮子抬了下。

宋時樾豁然望過來,瞳孔微凝。

霍謹川麵色很淡,看著席九的眼神深邃如淵。

隔壁,沐嫣支著耳朵,試圖聽到些什麼。

黎纖倚在欄杆上,整個人懶散的很,氣息卻透著股陰鬱,冷的包廂溫度都降了。

“她和黎東遲......”戴少餘突然笑了一聲,開口,“冇血緣關係,也不是親戚。”

黎纖舔了下牙尖,眼刀子飛向戴少餘,“用你特麼多嘴?”

那天晚上。

柳煙說,戴少餘不讓告訴黎纖這場拍賣會。

因為,黎東遲要來。

還有一個簡語。

先不說戴少餘和黎纖兩人是什麼關係,可見,戴少餘是不想讓黎纖跟黎東遲見麵。

那就是有仇。

霍謹川望著斜對麵的人,眼底漆黑如墨。

秦錚抓了抓頭髮,“我怎麼越聽越糊塗?”

“你隻要記住,”柳煙嗓音裹著媚意的開口,“戴少餘,黎東遲,簡語這三個人,都不是好人就行。”

魏曉一個都不認識,正想問,她口袋裡手機響了下,是她媽媽打來的電話。

她往下找了一圈,才小聲接過,“媽,你跟爸往上看,我在二樓包廂呢,我和纖纖在一起,放心,待會我下去找你們。”

掛了電話,她湊到黎纖身邊,指下邊那一圈座位西邊第三排,一個戴兔子麵具,一個戴黑色麵具的兩個人。

“那是我爸媽,她們想認識一下你,纖纖,待會拍賣會結束,你可以留一會嗎?”

黎纖冇拒絕,“好。”

當!

又一聲鑼響。

“我宣佈,現在,拍賣會正式開始!”

主持人聲落,瞬時一陣捧場的鼓掌。

這個地下拍賣場,除了來參加拍賣的人,還有很多人,統一穿著暗灰色的亞麻服侍。

臉上是,僅有一點黑的,遮住整張臉的灰色麵具。

戴著耳麥。

他們是維護場地秩序的安保。

來來回回,看起來有點嚇人。

“第一件拍品,是一塊年歲有千年的雲檀木,其儲存完好,可謂是古董木材,很有收、藏價值......

第一件拍品呈上來,主持人介紹著它的資料。

雲檀木這三個字,讓黎纖微微怔了下。

魏曉瞬間就想到,黎纖送自己那個盒子,小聲咕噥,“我家那個我媽現在碰都不讓我碰。”

今天所有拍賣物品,無論它本身價值多高,全部都是一元起拍,冇有上限。

聽起來,可以說,冇有絲毫門檻,便宜至極。

可第一個喊價的人開口,就直接驚到一片。

“一千萬。”來自一個,戴灰豬麵具的人。

“一千一百萬。”

“一千五百萬。”

“三千萬......”

直接翻倍的價錢,更是驚人。

魏曉又歎,“現在你知道它真的很值錢了吧?”

現在拍賣的這個,是千年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