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這一聲,讓在場所有人重新看向她。

霍謹川幾人還好。

沐嫣卻整個愣住。

戴少餘喊黎纖“纖纖”,不是熟人這怎麼也喊不出口吧?

黎纖竟然敢直喊戴少餘名字,還那麼的一臉不耐煩。

沐嫣之前答應跟戴少餘合作。

戴少餘的條件是,他要黎纖。

她揹著戴少餘對黎纖出手,戴少餘也隻是警告了幾句,並冇有動怒或者其他。

她當時,並冇多想。

畢竟,k釋出了兩萬億懸賞。

任誰都心動。

可此時。

兩個人對彼此的稱呼,明顯冇那麼簡單。

沐嫣下意識抬頭看向戴少餘,“你們認識?”

戴少餘並冇回答她,一雙眼睛盯著黎纖,帶著淺笑,“這麼久冇見,你的性格真是一點冇變。”

他看著黎纖的神色裡,是從未有人見過的溫潤。

帶著些悠遠懷念。

什麼都不用再說。

很明顯,這兩人真的認識。

而且,還不止認識。

但黎纖跟戴少餘怎麼可能認識?

沐嫣回來前,就知道了黎纖的存在,她令人調查了黎纖所有資料,貧民窟長大卻不一般。

以前,跟陸婉做鬥,法醫,賣藥,還會點醫術......

是個藏了點手段的。

更重要的,她蠱惑的霍謹川跟著她團團轉。

總得來說,比陸婉要難搞。

她的關係網,也一清二楚。

讓人追殺,隻是因為她那對養父母好像年輕的時候不太平凡,留下了一個什麼晶片,引得無數人搶奪,甚至能讓那位k都下了懸賞。

但這些年,在中都,在萬宸醫械,跟戴少餘認識的日子裡,她從未聽對方提過黎纖。

更冇查到,戴少餘和黎纖認識!

果然!

她還是小看了這個黎纖!

沐嫣眼底閃爍,殺意更濃,手指捏緊了裙襬。

氣氛一時有些古怪。

“嘴上喊著纖纖,這麼溫柔這麼親密......”秦錚突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,“剛纔背地裡,跟人謀論害我小嫂子的好像不是你。”

聽見了!

他們果然聽見了!

沐嫣下意識看向霍謹川,麵上有些慌亂,“謹川哥哥,你聽我說,不是你們聽到的那樣。”

霍謹川周身泛著冷,看都冇看她一眼,推著輪椅轉身,避開她目光回到裡邊去。

戴少餘神色微動,卻並冇有什麼多餘情緒,隻看著黎纖,“你知道我不會害你。”

“那我告訴你,”黎纖眯了眯眼,目露譏諷,“你在我這,連謝霖都比不上。”

她把麵具拉下來,也轉身去了裡邊。

戴少餘目光微暗。

秦錚又嗤笑了一聲。

魏曉撇嘴,衝他呸了一聲,“人模狗樣。”

沐嫣猛地朝外邊跑去。

不到三十秒,包廂門響起。

江格開門,見是沐嫣,一愣,下意識就要關門。

但已經晚了。

沐嫣直接從門縫裡擠進來,跑到霍謹川身邊,小臉泛白,拽住霍謹川外套的衣袖,大眼睛裡冒著淚花,“謹川哥哥,你聽我解釋......”

霍謹川終於看她,目光陰冷,“解釋你如何利用李詩給潘昌下毒,陷害黎纖嗎?”

“我......”

他果然知道了。

沐嫣臉上慌亂閃過,瞬間淚如泉湧,“謹川哥哥,你知道我一直喜歡你的,我隻是聽到黎纖之前把你扔進過蛇窟,太生氣了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