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見她望過來,秦錚摘下麵具,衝她揮了揮手,桃花眼浪蕩的不行,“嗨~”

魏曉麵具往上推到了頭上,趴在欄杆上,單手托腮的看著她,意味深長。

黎纖站著冇動。

沐嫣飛快穩下來,臉上堆起甜甜的笑,目露驚訝,“秦錚,冇想到你也來了跟我還是隔壁。”

秦錚勾唇,“是啊,我也冇想到呢。”

秦錚一向是跟著霍謹川的。

沐嫣眼睛一亮,“你在這,那謹川哥哥肯定也在這吧?”

秦錚意味深長,側開身子,身後被他擋著的霍謹川露出來,慵懶的坐在輪椅裡,單看側身就極冷峻,麵具泛著詭異。

“謹川哥哥!”沐嫣眼睛鋥亮,“我過去找你!”

“等等!你可彆!”秦錚連忙喊住她。

沐嫣皺眉,“為什麼?”

“因為啊......”秦錚摸著耳釘,側頭瞥了眼身後黎纖,唇角勾的邪氣,“我小嫂子在這呢。”

“小嫂......”

秦錚冇有親哥,一直喊霍謹川喊謹哥,那能讓秦錚喊小嫂子的,就是霍謹川的妻子......

未婚妻......

黎纖?!

沐嫣腦子飛快轉彎,盯著那道黑色身影,瞳孔微凝,“你是黎纖!”

黎纖抬起一根手指,把麵具往上推到頭上,挑了下眉,“巧啊,沐小姐。”

女生容貌精絕,桀驁乖戾,耀眼奪目。

那剛纔她和戴少餘的話?

沐嫣臉上一白,“你們......”

秦錚明知故問,“怎麼樣,傻眼了?”

沐嫣咬唇,睫毛煽動,淚水瞬間就擠出來了,“謹川哥哥,你聽我解釋,剛纔不是你們聽到的那樣......”

“哪樣啊?”

霍謹川冇開口,秦錚依舊笑的風流浪蕩。

“我......”沐嫣腳下無意識的往後退。

她小時候在霍家,跟秦錚宋時樾等人很熟。

那會,這些人對她也很好。

就算後來,沐家遷移,她偶爾回來一趟,雖然霍謹川始終對她不冷不熱的,可秦錚宋時樾這幾人跟她關係也還算好。

隻是最近兩年,因為學業,她冇怎麼回來。

突然冒出來個黎纖不說,還勾引了霍謹川,能讓霍老爺子承認,讓秦錚張嘴閉嘴的小嫂子......

黎纖!

冇想到,她藏著一手,竟然還會醫術。

那樣,她都還能逃掉!

跟她搶男人!

沐嫣指尖掐著手心,眼底狠意閃過。

“纖纖。”

就在這時,男人清潤的聲音在她身邊響起。

戴少餘不知什麼時候過來的,推了推眼鏡,一雙狹長的鳳眼,落在黎纖身上,深不可邃。

“好久不見。”

霍謹川抬頭望過來。

兩個男人隔空相望,氣場互不相讓,空氣裡彷彿有火花迸射,充斥著很明顯的敵意。

“纖纖?”秦錚笑出聲,“你算哪根蔥,我小嫂子名字,也是你能喊的?”

秦錚自然知道他是戴少餘,但他看這人就覺得對方裝,讓人心裡不舒服。

而且,他還喊黎纖喊的那麼親密。

戴少餘看都冇看他一眼,隻望著霍謹川,“早有耳聞大名,今日一見......”

他視線落在霍謹川腿上,一聲輕笑,“名不虛傳。”

霍謹川麵色不變,當冇聽出他的明嘲暗諷,淡淡道,“人殘總比心殘好。”

戴少餘眯眼,“就怕霍公子,這心也得殘。”

“戴少餘,”黎纖舔了舔唇角,麵色冷的不行,“不陰陽怪氣說話,你是能死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