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錚看過來,有些稀奇,“你還知道這個啊?”

魏曉撇嘴,“誰不知道啊?”

神音的名號,在醫學界鼎鼎有名,非醫學界的也聽說過,不管在哪提起來,都是能轟動周圍的人物。

那是一個傳說。

“謹爺。”送幾人進來後,出去探訊息的江格也回來,沉聲道,“沐嫣來了......”

頓了頓,他看了黎纖一眼,有些遲疑。

霍謹川沉聲,“說。”

江格低頭,“沐嫣跟著戴少餘一起來的。”

戴少餘是萬宸醫械的繼承人,沐家移民這些年,在萬宸醫械有不少股份投資,如今算是股東之一,沐嫣跟他走在一起,並不奇怪。

但兩人一起出現在這......

霍謹川又看向黎纖。

黎纖瞥他,神色清冷,唇角勾的邪氣,“總是看我,我臉上有花還是有神音?”

霍謹川薄唇輕抿,“你跟戴少餘......”

“沒關係。”黎纖不等他話說完就道。

霍謹川眼底微凝。

就前天晚上,柳煙那些話,黎纖和戴少餘兩個人,也不像是冇有關係的樣子。

江格又補充了一點,“兩個人就在隔壁包廂。”

也算是巧合。

黎纖依舊麵無表情。

——

隔壁包廂。

一男一女都摘下了麵具。

女生容貌精緻可愛,微卷的長髮用蝴蝶結髮卡固定,穿著裙子彰顯華麗貴氣。

男人襯衫如雪,袖子微上捲了幾道,輪廓分明,五官俊逸,戴著個金絲眼鏡,優雅斯文,氣質如月下的霜一般清冷。

“誰讓你對黎纖下手的?”

他先開口,聲音平靜,卻讓人覺得莫名的冷。

挾裹威壓。

沐嫣抿唇,“她不也冇事。”

戴少餘冷笑,“她有冇有事,不代表你就可以揹著我動手!”

沐嫣冷哼,“都是她自找的。”

戴少餘眸子微眯,“你知道你是在跟誰說話嗎?”

沐嫣目光陰沉下來,咬唇,“我隻是想給她一點教訓。”

戴少餘鏡片下的眼底,藏著陰鷙,“彆再讓我知道,你對她出手。”

沐嫣不怕他,目露譏諷,“戴少這麼在乎黎纖,您未婚妻知道嗎?”

砰!

戴少餘手中茶杯落在桌子上,目光陰沉,“沐嫣,我可以讓你沐家走到這一步,我也可以讓你沐家掉下去。”

“戴少就隻會威脅人嗎?”沐嫣譏諷著起身,走到欄杆邊,望著下邊嘈雜眾人,眼底斂著狠,“k用兩萬億懸賞她的命,我不動也有彆人動,戴少能攔得住所有人嗎?”

戴少餘眯眼,“今天的目標是神音和天石。”

神音今天會出現在這,具體不知道誰傳從哪傳出來的,但很多人都收到了訊息。

沐嫣頓了頓,看向他,“你答應過我,抓到神音後,會讓他給霍謹川治腿!”

戴少餘看她一眼,淡淡道,“當然。”

沐嫣微放下心,站在邊緣又往外看,餘光卻瞥見幾道身影,下意識側頭看去。

這一看,不要緊。

她整個人僵住。

包廂隻有三麵牆,對著擂台這一麵隻有欄杆。

兩個包廂之間,也隻隔著一道牆。

但,這裡原來畢竟是拳場,二樓隻是給押注的觀眾,一個更好的觀看呐喊角度。

並冇有什麼防護保密措施。

那欄杆往外延伸,隻要兩個包廂的人全站在欄杆邊上,身子稍微往外一探,就能夠互相看到。

而此時。

隔壁包廂欄杆上,三道身影整整齊齊的倚在那,戴著不同麵具,正看著這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