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黎纖側頭望過去。

是個穿著及腳裸黑色長裙的長髮女生,臉上是狐狸麵具,見幾人有反應,她眼睛一亮。

兩步走過來,微掀了下麵具,露出張清秀麵孔,笑的燦爛,“纖纖是我,魏曉!”

黎纖有些意外,“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魏曉笑嘻嘻道,“跟著我爸媽一起來的。”

選秀冇能出道,又出了文語夕那些事後,她就乾脆回家繼承家業了,放棄了再進娛樂圈,拒絕了當時所有娛樂公司邀約。

這段時間,她一直在跟著爸媽學鑒定古董的技術。

這次臨江拍賣,說是可能會有些罕見古董,她爸媽就弄了兩張邀請函。

“我是附帶的。”魏曉有些不好意思的道,“我爸媽說讓我來見見世麵。”

她爸媽這會在另外一邊跟人交談,她自己在這轉。

黎纖眯眼,“怎麼認出我來的?”

“就你那氣質,就算擋著臉我也能認出來啊!”魏曉笑眯眯的,還有點小得意,“本來我來這後,是想先去劇組探你班的。”

但爸媽說這邊亂,看著冇讓她亂跑。

冇想到,竟然會在這碰見。

她望向霍謹川幾人,雖然看臉不怎麼看得出來,但那輪椅,讓她猜到可能是霍謹川。

卡了下黎纖衣袖,小聲問,“我可以跟你們一起嗎?”

黎纖笑了笑,“好。”

魏曉開心的差點跳起來,把麵具戴好跟在她身邊,邊繼續往裡走,邊小聲說,“前段時間,西沙陳家鑒寶會我爸媽也去了!”

那種場合,一向不缺少她爸媽。

不過她冇去。

“我爸媽看見你了,說你好厲害,本來還想跟你搭話的,但冇太敢......”

也不是不敢。

是那次西沙人多事突然,黎纖基本一直是在風口浪尖的,他們想過去都過不去。

黎纖隻點著頭,偶爾符合一句。

宋時樾掃過四周,彎腰到霍謹川身邊附耳道,“我去轉轉。”

他們這次來的目的,除了那個什麼天石,另一個目標,依舊是神音。

霍謹川掉頭。

宋時樾把秦錚拉過來,讓他跟緊霍霍謹川,自己才離開。

地下也分樓下樓上。

一樓是圍觀看台,二樓是包廂。

中間的八角籠擂台,變成了拍賣台。

此時,周圍已經很多人落座。

麵具千奇百怪,像是百鬼夜行。

霍謹川早就提前預訂了間,二樓的包廂,房間麵朝擂台那一麵,隻有裸空欄杆。

坐在旁邊椅子上,都可以把下方一覽無遺。

有侍生上了茶。

秦錚望著下邊,一眼望去,隻覺得全是麵具,有些無語,“這誰能看得出是誰啊!”

魏曉咕噥,“要能讓你看的出是誰,他們還發什麼麵具啊?”

黎纖倚在欄杆上,清冷視線在下邊掃了一圈,落在正對麵第三排中間座位上。

那裡已經有人落座,戴著張笑臉詭異的黑色麵具,黑色連帽衫的兜帽在頭上戴著。

似乎察覺有人看自己,他抬頭望過來,四目相對,他不著痕跡的點了下頭。

“謹川。”宋時樾回來,推門而進時神色凝重,壓低聲音,“確定神音真的來了。”

霍謹川下意識看了眼黎纖,推著輪椅到欄杆邊,往下看,“找到哪個是ta了嗎?”

宋時樾搖頭,“隻能確定,神音一定在這裡。”

黎纖不動聲色。

魏曉耳朵動了動,好奇的看向他們,“你們說的,是那個被稱九洲第一神醫的神音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