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飯菜上的很快。

掃了一遍全部訊息,黎纖才合上手機,坐下吃飯。

霍謹川給她倒了杯飲料,把宋時樾所點輔料有檸檬的菜,轉到了另一邊去。

直接戴了一次性手套,下手剝出蝦仁放黎纖碗裡。

黎纖冇拒絕。

柳煙翹著二郎腿,坐姿也是嫵媚妖嬈,眼波流轉的盯著對麵那兩個人看。

她總覺得,黎纖逃不過霍謹川。

吃完飯,五點半。

幾個人兩輛車,前往拍賣會場。

跟以前的遊輪,正規拍賣行都不一樣,這次是在地下,很大的一個場所。

像鬼市。

入口在一座古建築茶樓。

守在門口的人,在檢驗完請柬之後,給他們每人發了一個麵具。

有純白,有純黑,有鬼臉,有狐狸,各種各樣。

黎纖拿到一個,銀灰色的狼頭麵具,戴上剛好遮擋住鼻梁,黑色的工裝套裝,烏黑長髮半挽,高挑的身形踩著短靴,滿身的桀驁不馴,又颯又酷。

還帶幾分野。

霍謹川拿到的,是個多彩的鬼臉麵具,戴上也遮不住矜貴,不過他坐在輪椅上,黑色的絲質襯衫,腿上蓋著條黑色毛毯,也很顯眼。

半張麵具戴在臉上,黎纖側頭看了他一眼,不由微頓。

霍謹川感受到她目光,抬頭,“我有哪裡不對嗎?”

黎纖盯著他那張戴麵具的臉,腦子裡有什麼滑過,“突然覺得你戴上這張麵具和一個人好像......”

頭髮,鬼臉麵具,雖然這張冇那個人的麵具材料好,冇那個人的麵具色彩衝擊力大。

但在剛纔那一瞬,她竟然想起了神秘客。

單從上半身講,霍謹川戴上這張鬼臉麵具後,跟神秘客真的有那麼一點重合。

霍謹川眼底微凝,不動聲色,“你的朋友嗎?”

“算是朋友吧。”黎纖淡淡道,從他身上斂回視線。

神秘客五肢健全,飛簷走壁,身手厲害的不行。

霍謹川這腿她看過,肌肉僵化的很嚴重,不會是裝的。

應該是她想多了。

霍謹川深深看了她一眼,冇去接這個話題。

“謹哥,小嫂子,走啊?”秦錚戴著個狐狸麵具都進去了,冇看見這倆人又跑出來。

電梯裡有專人,直接向下了不知多少層。

電梯門打開,是寬闊如白晝的地下閣。

臨江這地方亂,遍地打黑拳的地方。

這次拍賣會場,就是利用拳場臨時改的。

大廳人來人往,各式各樣的著裝麵具,男男女女,推杯換盞的喝酒或者喝茶。

誰也不知道彼此麵具下真容,不知道藏著什麼心思。

霍謹川拽住黎纖手腕,“不要離我太遠。

黎纖垂眸看了他一眼,把手抽出來冇吭聲。

柳煙一進來就不見了人。

秦錚跟冇見過世麵,劉姥姥進了大觀園似地,不斷四下張望,臉被麵具遮住好奇也從身上跑出來。

若不是宋時樾一直盯著他,他也不知道跑哪去了。

“諸位,請到這邊來。”

有戴麵具穿統一製服的侍生,走出來喊眾人。

江格推著霍謹川,黎纖跟在他身邊走著。

“是黎纖嗎......”

路過一群人身邊是,傳來一道很小的詢問聲。

但幾人聽得一清二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