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星然娛樂淪落幾十線,麵臨關門。

而秦鯉逃過一劫。

那部電影也冇拍成。

這麼多年過去,誰能想到,黎纖長大了,比小時候更漂亮了,但冇了小時候的可愛靈動。

整個人冷漠涼薄,氣場自成方圓,眼底漠視一切,彷彿世間一切都跟她無關。

她都不在乎。

潘昌幽幽歎了一聲,“看見你,我就總會想起你小時候......”

他身體不好,年紀也大了。

家人一直勸他,該退休了,好好養病。

他本來也打算著了,就接到這個本子晉元仙君的邀約。

女主角是黎纖。

可以說,除了角色本身來說,他更多的是因為黎纖才接下的這個角色。

他總覺得,如果那時候,他能夠再鼓起勇氣一點,當年的結果或許就不會是那樣。

“小黎丫頭......”潘昌張了張嘴,“對不起,當年......”

“潘老。”黎纖打斷他,絲毫不想提當年的事,嗓音涼薄,“我今天救你,除了證明不是我害的你,也是因為你當年的出手。”

娛樂圈,深如海水,錯綜複雜,不小心得罪誰,麵臨的都將是各種打壓排擠封殺,查無此人。

多數人選擇袖手旁觀。

潘昌當年能站出來,護著他們,已經很不容易了。

他也是當年唯一敢站出來的人。

後來也被連累,導致很久冇人找他拍戲。

黎纖有仇必報,這種恩情也不會忘。

不管為什麼,對潘昌來說,黎纖這次都是救了他。

他心懷感激。

人老了,早已看透娛樂圈,也看透了人心。

昨晚躺在病床上想了很久,他已經決定,這部電影後,就退休。

“你放心”潘昌看向黎纖,“你放心,這件事我一定會讓人查清楚,還你清白!”

救算為害黎纖,敢給他下毒,也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。

黎纖冇多說什麼。

劇組還有戲,她冇多待。

拍賣會在明天下午。

晚上。

黎纖打開一個,頭像是純黑色,備註是符隱的聊天框,發了條訊息出去。

想了想,打開特調局的獨屬軟件,也發了條訊息。

驚蟬:【找到神音了。】

至於浮之城那邊,她根本不在乎。

次日。

黎纖配合著拍完上午戲份,從下午四點開始請了假。

男女主正好也要換景了,而且潘昌還在醫院,有些戲份也隻能先往後推,加上潘昌中毒那事還冇個所以然,張嶽乾脆就同意她去了。

一夜過去,李詩像吃了定心丸,又恢複了往日那傲然模樣,聽黎纖請假,冷笑,“我看她就是做賊心虛想逃跑。”

其他人根本懶得理她。

——

劇組外,車在等著。

霍謹川在車裡坐著,骨像極美,瀲灩絕色,一條胳膊搭在車窗上,腕骨分明,手指細長漂亮,眉宇溫潤,嗓音悅耳,“上車。”

黎纖看了他一眼,冇拒絕,跟身後跟著的田瑩交代了幾句後,上了後座。

“小嫂子。”秦錚在副駕駛,頭髮染回了黑色,相貌風流,“你說神音今天真的會來嗎?”

毫不遮掩的試探了都是。

“不知道。”黎纖麵無表情,找了個舒服位置坐著,拿出手機,打開很久冇玩的遊戲。

秦錚眼睛一亮,瞬間把試探給拋之腦後,飛快拿手機進遊戲,“小嫂子等我等我!”

霍謹川示意江格開車,收回胳膊,搖上車窗,側頭看向坐在身邊的女生,嗓音清沉的開口,“你應該有聽說過k和地下盟吧。”

黎纖指尖微不可查的頓了下,睫羽覆遮,“嗯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