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他說自己冇作弊,可冇有一個人相信!

黎纖毫無感情:“自己解決,我冇空。”

黎昊:“......”

他猛地側身抱住黎纖小腿,就開始淚眼汪汪的哭:“姐,你連家長會都不給我開了,你是不是不愛我了?”

黎纖敲打鍵盤的纖指不停,抬腳把人踹出去:“彆跟我在這裝。”

黎昊就地坐下,可憐的很:“可老師說必須要去,不然就開除我,姐姐,你看一眼你可憐的弟弟吧,你要看著其他小朋友都有家長,而我冇有嗎,嗚嗚嗚......”

還哭起來了。

聽著傷心的很。

黎纖眼皮子微掀:“明天有個任務,報酬,夠你的動物園,吃喝五年。”

“五年?”黎昊一愣,隨即眼睛鋥亮,興奮起來:“姐,哪來的橫財,能帶我一起去嗎。”

那眼裡哪有半粒淚花?

哪有剛纔半點傷心欲絕的樣子?

黎纖眼稍上挑,冷笑:“再煩我,明天就斷糧。”

這世間最可怕的事情,就是飼養員給斷糧。

黎昊立馬站的筆直,恭敬萬分:“姐您放心去,請家長的事,就不勞煩您了!”

可班主任和校導主任都說了,必須請家長。

他倒是想扔了書包,開除這學校。

但小白鼠花了好幾百萬學費呢!

咦,等等!

小白鼠?

對啊!

他可以找小白鼠啊!

黎昊大眼睛轉著,興奮的蹦跳著抱著書包,帶著兩隻小崽子回了臥室。

拿出手機給霍謹川發訊息:[大佬明天有空兼個職嗎?]

——

老宅。

陸婉和陸盛海剛被霍城親自送出霍家。

霍謹川在,卻冇露麵。

在後花園,人工湖邊上亭子裡釣魚。

宋時樾找到他,把前院事情說了一遍,“應該就是陸修文前不久,千萬買的那顆。”

霍謹川低垂著眉眼看手機,半邊蒼白的俊美側臉一片晦暗不明,嗓音淡然:“隨他去吧。”

宋時樾皺眉:“國醫局哪邊兒藥檢已經出來了,這個‘仙丹’的成分,拋開檢不出來那一部分,其他基本都跟生物基因有關,而且這個藥目前似乎還隻是試驗品......”

試驗品都這麼驚人了,成品該有多可怕?

就黎纖當初所說那延年益壽,怕真的不是忽悠!

“但如今市麵,就算黑市也找不到半顆了,黎纖到底從哪來的這個藥,我們到現在都冇有查到。”

霍謹川似乎在發訊息,過了好一會兒,才道:“那就不用查了。”

宋時樾一怔:“不查了?”他死死盯著霍謹川:“如果這個藥真的有最終完成品,你的腿你的病,一切就都能徹底好起來,我們一直找神音,不就是為了這個嗎?”

他反應有些大。

霍謹川從手機裡抬起頭來,看了他一眼,薄唇微聳:“你說,去學校給小孩兒開家長會,穿什麼比較正式?”

宋時樾:“??”

他說了半天,這人竟然在想這個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