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個下午,李詩都心不在焉,尤其跟黎纖對手戲的時候,被對方壓的體無完膚。

兩場戲,卡了近二十次。

繼許斯年後,成為第二個被導演罵的狗血淋頭疼的人。

晚上還有夜戲。

七點多才吃晚飯。

小李從醫院回來,看見黎纖的時候視線有一瞬停滯,很快就會回神,溜到張嶽身邊,附耳嘀咕了一陣。

“什麼?”張嶽目露震驚,豁地站起來,“你說真的?”

小李抿唇,點頭。

張嶽視線落在不遠處桌上,坐姿恣意,桀驁張狂,慢條斯理吃飯的黎纖身上。

“竟是真的......”

“什麼真的?”

“怎麼了怎麼了?”

旁邊副導演等人,一臉懵,不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
小李目光複雜的重複,“醫院那邊給潘前輩做了檢查,確定他是真的中了毒,若不是被人及時醫治,鍼灸排出謝毒血,可能根本不等到醫院,就血管爆亡了......”

檢查結果很詳細。

但跟黎纖說的那些大概,全部都對上了。

也就是說。

中午那會,黎纖不是添亂,是真的在救人!

她把脈鍼灸,說的那些話,全是真的!

她......

會醫術?!

一桌人麵麵相覷。

“要這是真的,那黎纖就冇理由害潘老......”

“我突然想起來,黎纖以前好像被爆出過是個法醫......”

有人小聲嘀咕。

這一出,讓眾人震驚,讓她害潘昌的話不攻自破。

“那中午黎纖說是李詩害得潘......”

“噓!”

有人想問這個是不是也是真的,但話還冇說完就被攔住,這要是坐實,那可是謀殺!

就不說李詩。

劇組也擔不起這種名聲責任。

這事,本來小李隻跟張嶽等劇組高層人員說了,但不知道被誰聽見傳了出去。

僅一個飯點,整個劇組都知道了。

中午那會,如果不是黎纖及時出手,潘昌可能就死了!

這次,比他們當時看著黎纖不弔威亞在天上飛,跟那些殺手動刀打殺更震驚。

傳到中午那兩個劇組醫生耳朵裡,他們臉都青了。

尤其想到中午那會,因為不悅黎纖的狂妄,他們起身,還把潘老的氧罐給摘了。

本想看黎纖出醜,被罵......

可現在......

還在吃飯的李詩,從生活助理嘴裡聽到這話後,手上一抖,筷子都直接掉了下去。

臉上慌張明顯。

對麵的許斯年抬了下頭,眉心微蹙,有些遲疑,“不會真的是你害得潘老嫁禍黎纖的吧......”

“許老師?”李詩還冇反應過來,她助理先開口,一臉不可置信,“黎纖那種人胡說也就算了,你怎麼也能不相信詩姐?”

許斯年本來還有些擔心的,聽到她這話,神色一滯,目露譏諷,“李詩有什麼能讓我信的?”

“她......你......”助理一噎。

李詩幾次爬許斯年的床,這事並不是秘密。

劇組幾乎每個人都知道,她這個李詩最近的身邊人,怎麼可能會不知道?

李詩知道,許斯年中午維護自己,是因為自己手裡有把柄,他怕自己放出去。

可現在。

隻有她自己知道,自己存起來的那些證據,全部莫名其妙的,從手機裡消失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