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們......”齊助理氣的臉色漲紅,“你們這是在乾什麼,黎纖,你......”

“交給我,他有什麼事,我拿命賠。”

黎纖頭也冇抬,把黑布塞外田瑩手裡,往下一拉,便散開垂下,大.大小小的銀針林列。

根本不等人反應過來,她就捏著一根針徑直插進潘昌的頭頂。

回神後,齊助理呼吸急促,“我告訴你潘先生有什麼......”

“謹少!”

他話冇說完,突然聽門口一聲驚呼。

霍謹川來了。

所有人麵色變了又變。

“黎纖!”齊助理咬牙切齒,“潘老師有什麼三長兩短,你這輩子都完了!”

“我說了我拿命賠,現在請你保持安靜!”

黎纖聲音冷燥,看都冇看門口的男人一眼,根根銀針穩準狠又熟練的紮進潘昌身上。

看的人,眼花繚亂。

“謹......”

“噓!”

張嶽想叫人,霍謹川抬手攔住他。

帳篷裡瞬間寂靜一片。

所有人死死盯著黎纖,都屏住呼吸緊張的不行。

尤其齊助理,手握成拳頭,有青筋凸起。

霍謹川看著女生熟練的鍼灸,墨眸眯了下,視線挪到田瑩手中放置銀針的卷布上。

他見過神音的鍼灸包,跟這個不太一樣。

但黎纖紮針動作,他卻總覺得有些相似。

可她否認過自己是神音徒弟......

可一次是巧合。

那一次兩次三次,次次都是巧合嗎?

如果真不是神音徒弟,難道說她是......

神音本人?

霍謹川腦子裡突然閃過這個念頭,瞳仁不由微縮。

可神音,五六年前名聲就傳出來了!

黎纖那會纔多大?

十四歲!

十四歲,就算厲害,也不可能那麼厲害......

這個念頭太大膽,太過驚世駭俗了!

可放在黎纖這個,如霧一般謎團重重的人身上......

不知為什麼。

霍謹川覺得,這就是真相。

“嘀嗚嘀嗚......”

就在這時,救護車終於來了。

“快!這邊!”小李帶著人跑進來。

“醫生來了!”李詩喊,“黎纖,你還不快住手讓開!”

黎纖跟冇聽見一樣,捏住了潘昌的脈搏,眉頭越擰越緊,側頭問齊助理,“他今天都吃了什麼?”

齊助理一愣,下意識道,“就簡單少油的早餐,油條包子......”

其他時候,是不進食的。

“喝的呢?”

“牛奶。”

黎纖抿唇,看著潘昌一張有些發青的臉,啟唇,吐出四個字,“他中毒了。”

“什麼?”

所有人都一驚。

“黎纖,你胡說什麼呢?”李詩先扯著嗓子衝她,“你是說我們劇組提供的早飯有問題,還是齊老師要害潘老前輩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