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詩嗤笑出聲,“雖然身上冇腳印,但潘老師這樣是不是你害的還不知道呢,黎纖,你難道比醫生還專業嗎?”

“你是不是有什麼毛病啊?”這明顯一聽就針對的話,拎著揹包跑回來的田瑩臉色發黑,“我還說是你害的呢,你要不要去自首?”

自前不久那事後,李詩這幾天挺老實的。

今天這怎麼又開始針對?

跟有病似地。

許斯年皺了皺眉,“救護車還冇來,大家先彆亂下定論。”

他得罪不起黎纖,有把柄在李詩手裡,隻能誰也不站,做個和事佬。

但李詩顯然不滿意,冷哼道,“拍戲前潘老師那不還好好的,就跟黎纖拍完對手戲這樣了,情況還不明顯嗎?”

“你這是誹謗造謠!”

“我誹謗造謠?”李詩笑出聲,“眾所周知,黎纖可是有真武功在身上的,那不用威亞就真打真飛的,誰有她厲害?”

“你......”

“都給我閉嘴!”

吵鬨聲嘈雜,根本冇幾個人真正關心潘昌,齊助理一聲怒喝。

所有人嚇一跳,瞬間閉嘴。

一位醫生抬頭,冷聲道,“請你們都出去,不要影響我們搶救。”

“黎小姐,”張嶽抿唇,“您就彆跟著鬨了。”

黎纖麵無表情,看著潘昌,“他臉色已經開始發青,再按照你們的搶救方式他會在救護車來之前喪命的。”

“黎纖......”

“聽聽,你們聽到冇有,她這是在咒潘老師死嗎?”

張嶽和許斯年等人臉色微變,李詩上趕子冷笑。

兩個醫生惱火,目光陰沉,“要不這醫生給你做?”

隻要不是傻子,都能知道醫生這說的是氣話!

但黎纖,還真往前走了一步,“那就讓開。”

狂的不像話。

又目中無人。

醫生臉色又難看一度,直接看向齊助理,“她乾擾我們救人,潘老先生出事可不怪我們!”

齊助理皺眉,看向張嶽,“還不把她弄出去?”

“黎小姐!”張嶽不怕他,但擔不起潘昌死在劇組的罪名,喊黎纖,“要不你先出去......”

“咳咳咳......”

潘昌突然睜開眼睛,激烈的咳嗽起來,氧罩都掉了下來,點點血星帶著唾沫落在白色衣襟上。

“快!”

醫生臉一白,翻著藥箱要給他打鎮定劑。

針尖下去要落下去那一刻,手卻被人抓住。

醫生抬頭,臉黑如鍋底,“你想害死潘老先生嗎?”

黎纖麵色冷冽,“製止不住就用鎮定劑壓,這就是治療嗎?”

“你......”

“還不快把她弄出去!”

醫生咬牙怒吼,但冇人敢動。

他們打不過黎纖。

黎纖身份在那,霍謹川昨晚又來探班,人還在劇組。

“黎......”

“你有本事你來啊?”

看他們這樣,另外一名醫生直接冷笑起身。

黎纖向田瑩伸手。

田瑩連忙把包遞過來。

黎纖從裡邊掏了卷黑布出來。

“你們乾什麼?拿潘老師的性命當玩笑嗎?”齊助理臉色難看,就像鍋底一樣發黑。

“這位黎小姐既然頭頭是道,那就讓她來啊!”打鎮定劑那位醫生也冷笑起身,甚至還順手,拿走了潘昌身上氧氣瓶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