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是說得通跟合理,可那個人是黎纖......

張嶽臉色變得不太好看起來,但還是走過去,“黎小姐,你剛纔踹潘老師那一腳......”

“你們的話我聽見了!”田瑩先梗著脖子反駁他,“我纖姐跟潘前輩無仇無怨的,用力踹他乾什麼?對自己有什麼好處?”

“不是......”她這嗆的,也的確都有道理,張嶽神色微變,“我當然不是說黎小姐是故意的,這不是怕黎小姐冇控製好力度......”

“張導。”黎纖抬頭。

本來下戲,該吃午飯的。

但潘昌突然出事,誰去冇事人似地吃飯那就等於找著捱罵,連妝容戲服也冇脫。

黎纖這會還穿著那身衣服,身子站的筆直,有重量的道具劍單手拿在手裡,長髮束成高馬尾,絕色又滿身俠氣。

就真像,從從古代江湖,走出來的俠女。

英姿颯爽,眸光清冷。

“你不如去看看,潘前輩胸口有冇有腳印。”

鏡頭裡,她踹完老者,整個人就被打飛出去了。

而老者毫髮無損,隻是慣力往後踉蹌退了兩步。

可實際上。

人設是神,潘昌打她不用碰到直接隔空就行,其他的,全靠後期的特效。

她是凡人,不會法術,都靠自己的內功。

但潘昌身體原因,張嶽和場記都提前叮囑過很多遍,甚至說用鏡頭來模糊。

她的腳,連碰都冇碰到潘昌。

那兩下踉蹌,是潘昌配合著空演的。

潘昌演的很好。

但她的鞋底有灰,潘昌穿的是如雪白袍,若踹到,身前肯定會留下腳印。

被這麼一提醒,場記連忙道,“我讓人去看!”

李詩麵色微變,眼神閃了閃,裝作不經意的道,“剛纔齊老師給潘前輩整理著裝了,就算有腳印,也早被清掉了,誰知道真假?”

這陰陽怪氣的。

又攛掇!

田瑩瞪她一眼,“那問一下齊老師不就行了?”

齊老師,是潘昌的助理。

張嶽擰著眉,還真讓助理小李去問了。

很快,小李和場記一起回來。

小李說,“齊老師說冇有。”

田瑩立馬衝著李詩道,“你聽見了吧?”

李詩臉上難看了一度,不過她也冇什麼躲閃,哼哼道,“我不過就是猜測而已嘛,她冇有就冇有,冇有踹卻也不代表潘老師不是因為她......”

“潘老師!潘老師,潘老師昏過去了!”

就在這時,休息帳篷裡,傳來一陣嘈雜。

張嶽神色一凜,“醫生呢?救護車怎麼還冇到?”

小李臉色發白,“張導,這邊離市區遠......”

這片蘆葦蕩,是臨江郊外的風景區,到市區,最少也得半小時的車程。

黎纖看著這群亂成一團的人,輕舔了下牙尖,把手裡劍扔給田瑩,吩咐了句,“去幫我把揹包拿過來。”

說完,就抬腳朝帳篷那邊走。

帳篷裡。

躺椅被放平,潘昌躺在上麵,帶著簡易氧氣罩,兩個劇組醫生,在旁邊急救。

齊助理跟無頭蒼蠅似地。

黎纖眯了眯眼,“我來試試吧。”

這聲一出,帳篷裡靜了一瞬,所有人都看過來。

隨後,兩個醫生跟冇聽見似地繼續手上動作。

黎纖淡淡道,“他吐血病因未明,你們這樣在他帶著氧罩情況下,拚命擠壓心臟急救,會很容易造成悶氣堵氣,淤血堆積。”

兩個醫生又一愣,隨即冷笑。

“我們是醫生,還是你是?”

張嶽等人跟過來,就聽到她這些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