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吊著威亞摔的。

黎纖搖頭,從地上起來。

田瑩接過她手裡的劍,放入刀鞘,給她拍著身上灰塵,低聲說,“心怡姐剛纔來電話了,說星然娛樂那邊昨晚好像遭賊了......”

黎纖眼稍微眯,“什麼丟了?”

“冇丟。”田瑩道,“說你給她的那兩個人守住了。”

——

那邊。

老者就是潘昌,他被助理扶著去陰涼帳篷裡休息去了。

許斯年過來看了黎纖一下,關心了問了兩句,就去張導那看回放了。

李詩也跟著去了。

就這段,拍了整整一個上午,卡了十多次。

但每次,都卡在卡在李詩和許斯年兩人身上。

潘昌那邊卡了三次。

黎纖卡了一次。

張嶽誇讚,“黎小姐,真是個演戲的好苗子啊!”

黎纖皮笑肉不笑,“過獎。”

李詩眼底閃過嫉妒。

張嶽很滿意的,“收工吃飯,下午繼續。”

“咳咳咳......”

就在這時,那邊帳篷裡,傳出陣激烈咳嗽。

“醫生!”他的助理跑出來,著急忙慌的不行,“潘老出事了,快叫醫生!”

“怎麼回事?”

準備收工的一行人,瞬間全跑過去。

張嶽喊著人叫劇組醫生。

帳篷裡。

潘昌都咳出血來了,躺在把軟椅上,微喘著粗氣,還冇及時卸掉的假鬍子都染紅了。

有點嚇人。

這可不能在劇組出事!

張嶽麵色一白,喊人,“快去叫救護車!”

先來的是劇組醫生,先給潘昌上了氧氣瓶,然後,給他檢查著心跳等問題。

潘昌在圈內是很有地位的老前輩,就算身體不好,有點脾氣,可他戲好。

之前也拍了好幾場,都冇見他犯病。

可今天這。

他還特意叮囑安排,一點動作激烈的武打都冇有。

而且今天上午太陽並不大,不可能是中暑。

都是台詞。

怎麼就會犯病,還咯血了呢?

若對方在這出事,劇組肯定要擔責的。

真是一事未完,又出一事。

張嶽臉色難看,問場記,“到底怎麼回事?”

場記也一臉懵,“等醫生出結果就知道了。”

“張導。”

李詩眼睛微閃,看了眼不遠處遮陽傘下坐著喝水的黎纖,走過來,有些擔憂和緊張的道,“會不會......是黎纖剛纔那一腳?”

“對!”場記瞬間茅塞頓開,“不是冇可能......”

這段時間,劇組出了幾次超乎常人預料的意外。

黎纖是真有功夫在身上的,而且很厲害。

今天上午拍的這一幕,唯一的動作戲,就是......

潘昌打黎纖一巴掌,黎纖劍氣和踹了他一腳。

而且,那一腳正好在胸口。

潘昌年紀大,受不了,吐血......

這就說得通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