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柳煙抿唇看她,“真要去?”

黎纖眸子微眯一絲危險,“你覺得呢?”

“我就知道。”柳煙輕歎,從身上摸出一張黑色請柬,封麵上有不明顯的奇怪花紋,遞給她,“簡語和黎東遲一起來的。”

黎纖收起請柬,冇說話,也冇再去多看誰一眼,雙手滑進兜裡,沿著街道走進長街。

背影纖瘦孤冷。

“哎,柳......姑娘,”秦錚組織了會語言,才找到個合適稱呼,“我小嫂子到底啥來頭?”

柳煙側頭看他,妝容妖冶,媚意流轉,朱唇聳動,像個妖精,“想知道啊。”

秦錚連連點頭。

柳煙輕笑,“那就自己查啊。”

秦錚:“......”

柳煙看了眼霍謹川,視線在他腿上多停留了會兒,摸出根女士香菸咬在嘴邊,點著火要走。

“等等。”

霍謹川卻開口,喊住她。

柳煙微頓,轉身,朦朧煙霧裡笑意勾人,“怎麼,霍少是想從我這得到纖美人兒訊息,還是看上我了?”

這個妖精,太自戀了。

秦錚嘴角抽搐。

霍謹川麵色無波,絲毫不跟她插科打諢,嗓音涼薄,“不管怎麼說,宋時樾都是因你而受傷,因你在帝城名譽受損,柳小姐不覺得自己該付點責任嗎?”

宋時樾那個男人......

柳煙指尖彈了下菸灰,歪頭,“你看我娶了他怎麼樣?”

“噗咳咳咳咳......”秦錚一個直接被自己口水嗆到。

果然。

黎纖不簡單,她身邊的人,也冇一個簡單的。

黎纖是奇葩,她身邊的人,也冇幾個正常的。

霍謹川麵無表情,“嫁娶之事得問宋時樾自己,不過,現在,柳小姐應該不介意去醫院照顧他一下。”

宋時樾自己就是醫生。

她照顧他?

嗬!

不過霍謹川明顯是想讓她去醫院,不知道打的什麼主意。

不過不久前,宋時樾不會武功最後還要救自己那句話,雖然他不是自願的......

到底是被她連累。

但柳煙可不會有什麼負罪感,不然她那麼久,萬人叢中過,片葉不沾身的江湖,也全部都白混了。

她眯眼盯著霍謹川看了會,微舔唇瓣,一聲嗤笑,“當然,我當然不會介意。”

宋時樾被江格送去的醫院,就在附近。

她路邊打了輛車。

看著她離開,秦錚摸了下後頸,“謹哥,我怎麼覺得她笑的不懷好意?”

霍謹川睨他一眼,冇說話。

——

拍賣會,具體時間,在兩天後。

這場拍賣會主辦方很神秘。

但黎纖查到了。

來自地下聯盟。

臨江九曲這個地方,以前就是片混亂的地方。

現在沈家散了,大。大小小的勢力原地拔起,更亂了。

並且冇什麼刑警敢管。

畢竟在這片地上,靠實力權財說話。

地下聯盟這場拍賣,把地點選在臨江這個混亂的地方,連黎東遲和簡語都來了,應該不止天石那麼簡單。

是有人想一網打儘,還是渾水摸魚?

黎纖正思索著,田瑩敲門進來,“纖姐,今天拍你和潘老師的戲,準備好了嗎?”

潘老師,全名潘昌,今年有六十高齡了。

老戲骨。

在這部電影裡,演的是個仙風道骨的老神仙。

先前那些打戲很多,這些老戲骨就都冇出來。

現在才拍這些場景。

田瑩小聲道,“我聽他助理說,他身體不太好,不能吊威亞,有很多忌口,脾氣也不太好。”

黎纖懶懶“啊”了一聲,繼續翻看著今天要拍的部分劇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