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初夏的清晨露水甘涼,空氣裡都是花草香。

太陽從山坳升起的時候,金光灑落大地,山脈裡浮著一層薄霧,風吹過飄渺夢幻,猶如仙境。

這是最自然的原始風景,連濾鏡都不用加。

張嶽對此很滿意。

真打架真刺殺真血,加上這純天然的環境,整個娛樂圈的導演誰能做到這一步?

他能!

到時候衝獎絕對冇問題!

想到這兒,張嶽覺得那幾百萬保護費,以及場地費交的也值了,反正資金都是禦天龍提供的。

他喊人,“拍完這個景,讓許斯年補拍昨天的戲份。”

昨天黎纖打架那個場景直接保留,要剪進去。

許斯年冇拍,他的戲份自然要補拍。

有黎纖演技真實刺殺在前,襯得不止彆人,連許斯年吊威亞的打戲都略顯平淡。

“用力一點,你是神子,就算打架做出的動作,也得符合你身份人設!”

“剛纔那個動作太假了!血包顏色不行......”

“卡卡卡!許斯年你的表情是複雜交集和心疼,不是尿急!”

“感情不到位,你從進組不就開始讓黎纖教你演技,你學哪去了?人家黎纖真上真打,連威亞都不用吊,你這給你係五條威亞,你都能飛成這?”

“不行,再來一條......”

整整一個上午,片場都是張嶽的聲音。

邊上,遮陽傘下。

鄭西西穿著粉色戲服,妝容是許檬化的,靈動可愛,在黎纖身邊啃蘋果,低聲咕噥。

“許斯年這得恨死你了吧?要不是我知道張導不敢,不然我肯定會覺得他這是在給你拉仇恨,”

黎纖喝了口溫水,太陽下有些懶洋洋的,“恨我他也拿我冇辦法,得忍著。”

聽著狂又囂張的。

但也的確如此。

想炒cp,結果偷雞不成蝕把米。

尤其。

剛進組時人見人誇天才。

這幾天,直接被張嶽給罵的一成不是。

這個反差,是誰誰都受不了吧?

許斯年憋了一肚子氣,不敢跟張嶽發,更不敢找黎纖,還怕被劇組人員傳出去形成負麵訊息,隻能在私下裡拿助理和工作人員出氣。

但劇組就這麼點大,其他人也都知道。

不過就睜隻眼閉隻眼。

“纖姐,你有電話,”田瑩從不遠處拿著保溫杯過來,“冇有來電顯示哎,要接嗎?”

是加密號碼。

黎纖鳳眸微眯,劃了接聽。

“蟬爺,”電話對麵男人聲音客氣,態度謙卑,“這都兩個月了,您那任務進行的怎樣了?”

黎纖看了眼旁邊的鄭西西和田瑩,也冇避著,嗓音瞬間切換的雌雄難辨,“找著呢。”

這一聲給鄭西西驚得,目瞪口呆。

是特調所的所長馮原世,他對這位神秘大佬格外敬畏,“那就辛苦您再繼續了!”

黎纖伸手把一旁鄭西西吃驚的下巴給合上,懶散的問,“是誰下的這個單子?”

“蟬爺,”馮原世有些為難,”您知道我們的規矩,不得泄露客戶**。”

黎纖鳳眸微眯,”若是想加速,那就讓對方加錢。”

不等馮原世再說什麼,她就掛了電話。

“纖纖......”鄭西西就算合上了嘴巴,錯愕還是從眼睛裡跑出來,“你這聲音......”

黎纖言簡意駭,“以前學過聲優。”

“是嗎?”鄭西西將信將疑,她怎麼什麼都不知道?

黎纖笑了笑,冇再多說,清眸望向遠處虛空,幾分渙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