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黎纖挑眉,“那我肯定還能把你嚇活。”

看她這副漫不經心,渾不在乎的模樣,寧心怡就是想不明白,“你重進娛樂圈後,怎麼就這麼多人想害你?”

黎纖懶散抬眸,淡淡一笑,“冇回來之前有更多人想害我。”

“你以前......”

以前那會,寧心怡有空會去貧民窟看黎纖。

有時候黎纖在街巷裡賣菜。

有時候在天橋下襬攤。

甚至還有的時候在送外賣。

就真的是,為了養家餬口什麼都做。

看著辛苦又心疼,尤其頂著這樣一張臉。

那簡直是暴殄天物啊!

娛樂圈的錢好賺啊,她就一直攛掇黎纖回娛樂圈,但黎纖每次都毫不猶豫拒絕。

後來黎纖終於回來了。

可這短短一年,發生在黎纖身上的每一件事都能讓人重新整理認知,讓人震驚錯愕。

讓人重新整理世界觀!

想想也知道,她過去應該是在低調藏拙。

但變成如今這樣,應該吃了不少苦。

尤其在黎家父母去世後的這幾年,還要養一個冇有血緣的弟弟。

知道的越少越安全。

不該知道的不問。

思緒在腦子裡快速翻轉,寧心怡話到嘴邊,改了話語,“你以前在天橋下襬攤那會,不是還給人算命,要不你給我算算我以後的前程?”

黎纖抬眸,溫吞道,“算命屬於窺探天機,是要折損算師自身壽命福報的,我給人算命,一卦九位數起。”

九位數?

億起?

掰著手指頭數完的寧心怡,扯了扯嘴角,“我以前可是見你給人算過,最多一次也就收了十塊,到我這就九位數?還有你那兩個看門的每月工資幾百萬,你當我冤大頭還是無限atm機?”

簡直瘋了!

黎纖麵色不變,“忽悠人難免心虛,總得少收點。”

寧心怡:“......”

把忽悠人給說的如此理直氣壯的,還會心虛?

騙鬼去吧!

“我看你就是不會!”

“激將法對我冇用。”

寧心怡氣結,不過話說回來,“那些殺手真的是禦天龍安排的?他為什麼要殺你啊?”

她見識過飛機上,黎纖孤身鬥匪徒,已經麻了都,如今對這些事接受的很快。

“知道的越多......”

“就死的越快,行行我不問了還不行嗎?”

她說個前一句,寧心怡都知道她後半句要說什麼,冇好氣的翻了個白眼。

不過,她心裡也清楚那應該不是什麼好事,黎纖不告訴她,也是為她安全著想。

“不過吧,他們這麼光明正大搞刺殺,就不怕殺了彆的人,報警或者引起混亂嗎?”

這可是法製社會!

黎纖慢吞吞道,“他們也是有組織有紀律的,普通警察管不了,他們也不會傷害普通人。”

道上事道上人解決,不牽連普通人這是規矩。

這,也是九洲盟的鐵律。

所以,禦天龍纔敢借拍這部電影的時候,安排人刺殺。

畢竟鏡頭之下。

戲裡戲外兩個世界,真真假假誰也辨彆不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