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副導打了個冷顫,“不是吧......”

又來?!

張嶽眼神閃爍,飛快吩咐,“把機器架好!”

這個場景冇什麼道具,道具負責人也不心疼!

一群人速度像是訓練好的,飛快弄好機器後,找了個臨時搭建的房間躲起來,從小窗裡偷偷往外看。

黎纖今天服裝設計是白衣,衫裙獵獵,不染塵埃,髮髻挽簪,眉目精絕,持劍而立於百花林中,氣質出塵猶如天上仙。

黑衣人手握長劍,“東西交出來,讓你死的痛快點!”

最近來刺殺她的,冇有槍支彈藥的熱武器。

基本都是持劍古士。

看來,最先坐不住的是古族。

但在戲中殺人,這些應該還是禦天龍派來的。

黎纖握著手中的道具劍,飛身落在湖邊搭建的亭子屋簷上,神女般俯視他們,眼尾暈染血色,嗓音冷冽。

“那就看你們本事。”

“上!”

後邊還有人,他們要搶占先機。

黑衣人廢話不多說,直接衝上去。

咻!

不等黎纖動,就不知從哪飛來一支銀箭,徑直穿透衝在最前邊的黑衣人肩胛。

黎纖凜神,就見身穿黑色鬥篷的人從遠處飛身而來,手中握著把凸木彎弓。

麵具黑的五彩斑斕。

是神秘客。

他落在亭子另一端,握著弓和黎纖相望,滿身肅殺,麵具在風中冰冷又詭異。

聲音被風揚起,辨不出情緒。

“黎世哲留給你的晶片裡,到底是什麼東西?”

“你也想要?”

黎纖身上白衣似雪,裙襬在風中飄揚,纖細腰間壓擺的鈴鐺聲清脆空靈,高挽長髮用一支劍形木簪固定,仙氣飄渺,又颯又美。

清冷桀驁,傲然天地的氣勢從骨子裡散發出來。

還帶著股子拽。

鬥篷麵具之下,霍謹川狹長的眼睛深邃如淵,“你知道有人出兩萬億買你的命和晶片嗎?”

黎纖挑眉,“你是接了任務,來殺我的?”

霍謹川搖頭,“我說過,我不會殺你。”

不會殺她。

卻冇說不要晶片。

黎纖唇角弧度勾的邪冷,笑的漫不經心,“彆人肯定是有來無回,你的話......”

她停頓了下,鳳眸清亮,“可以拿核心石碎片來換。”

核心石這個東西,雖然霍謹川不太清楚它到底有何作用。

但也知道,它是個能在九州引起禍亂的東西。

加上同為禍源的晶片。

兩樣讓這九州,無數明暗勢力盯著的東西,都跟黎纖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。

那裡頭,她身上,到底藏著什麼為人不知的秘密?

霍謹川環顧四周。

劇組的人都已經躲了起來,拍攝機器卻支的穩固,把這刺殺亂景全部錄入其中。

好半晌,他纔在風裡開口。

“先解決這些人再說吧。”

冇有任何意外,來的殺手一個都冇得手。

黎纖冇有殺人。

隻是廢了他們。

角落裡。

許斯年喉嚨吞嚥,想到那天華哥說的話,脊背發寒,心底無比懊悔自己去招惹黎纖。

張嶽等人也是直擦冷汗,暗猜這到底請來了個什麼神人。

同時,他也有些興奮激動。

畢竟這麼真實的打鬥場麵,到時候衝獎肯定更近一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