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小叔叔。”

就在這時,霍青桐從路邊車上跑過來,抱著束藍玫瑰,遞給黎纖:“小嬸嬸,我小叔叔送你的。”

這束花,本來是送給黎纖殺青用的。

他今天來,本是想采采風,等著過兩天客串。

誰知道,彆說客串,戲都冇了。

不過也好,省事了。

黎纖看著花,腳下後退兩步:“我花粉過敏。”

霍謹川微怔,眉頭皺起,斜睨霍青然:“丟遠點。”

霍青然一個激靈,飛奔著就跑去垃圾桶丟了。

但轉身,就見黎纖被一個十**歲的姑娘攔住。

“黎纖,我喜歡你,我是你的粉絲,不管彆人怎麼說,我都會一直支援你的,希望你要堅持下去,你一定要加油!”

緊張的說完,就把一束滿天星塞進黎纖懷裡。

霍謹川蹙了下眉:“她花粉過敏。”

姑娘一愣:“啊?”

“不好意思,”黎纖瞥他一眼,慢吞吞道:“我隻對你送的花粉過敏。”

然後,就接過滿天星,身上冷氣斂了一些,笑意惑人:“謝謝你的喜歡。”

霍謹川:“......”

小姑娘一愣,然後說了句“不用謝”,簽名都忘了要,紅著臉轉身就跑了。

這好像,還是第一個給她送花的真愛粉。

黎纖看著手裡滿天星,半晌一聲低笑。

這種感覺似乎也不錯。

看她單手抱著花無視他們走遠,秦錚嘶了一聲:“謹哥,我懷疑小嫂子針對你。”

還用懷疑嗎?

那就是!

江格和霍青桐輕扯嘴角,感受著霍謹川身上低氣壓,誰也不敢說話。

——

黎纖冇坐他們車,眨眼間就不見了身影。

紅旗往彆苑方向開。

車上,霍青桐和秦錚在組隊開黑。

一局遊戲內,秦錚第七次,用雷炸敵人,卻把自己炸倒時,霍青桐終於忍不住了。

看了眼後頭閉眼小憩的霍謹川,咬牙小聲吼:

“秦少你到底會不會玩啊?”

“就你這樣,上一百年分也上不去!”

“你不會丟雷,能不能遠離他?”

秦錚躲在角落裡打血包,毫不心虛,義正言辭:“我這是鍛鍊你的心理素質,這樣,你纔會在職業選手的路上走的遠。”

霍青桐嘴角輕扯:“我特麼職業也不是打這個遊戲啊?”

正說著,就看見,秦錚的遊戲人物又要去撿雷。

他滿頭黑線:“你就是典型的菜還愛玩。”

指望他帶著上分呢,秦錚也不反駁,厚著臉皮:“這樣才凸顯你的厲......”

“誒?黎纖?”開車的江格突然驚訝出聲。

“哪呢?”

秦錚和霍青桐,同時抬頭望出去去。

霍謹川眼睛豁的睜開,漆黑的瞳仁深處,有血紅一閃而過。

正紅燈。

路邊人形道上。

女生穿著白襯衫,工裝褲,又酷又颯。

雖然戴著口罩和鴨舌帽,他們剛一起從影視城出來的,還是能夠一眼認出。

在一輛藍色自行車上。

車簍裡放著那束滿天星。

放著他們的車不坐,竟然去騎騎共享單車?

幾人無語。

霍謹川讓江格把車靠過去,搖下車窗,眉心蹙著:“我的車上是有病毒嗎?”

黎纖慢吞吞側頭,“我命賤,無福享受那麼好的車。”

正好綠燈。

她從褲子上大口袋裡,掏出個墨鏡,往臉上一扣,蹬著共享單車就融入人海裡。

冷酷的不行。

車上幾人:“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