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打電話給孫華,可接通後還不等說什麼,就又被孫華劈頭蓋臉一頓罵。

“你xx媽還有臉問老子黎纖怎麼冇事?不說她,她那保鏢都一他媽挑一群!虎爺看到都害怕的人,你xx媽讓老子去害,你耍老子玩呢是吧......”

等電話掛掉。

許斯年滿腦子裡,都隻迴盪著三句話。

臨江,是黎纖的地盤。

臨江,真正的老大是黎纖。

真正隻要一句話,就能讓臨江翻山倒海的人,是黎纖!

所以,他謀劃的一切,都是關公麵前耍大刀?

有眼不識泰山。

在太歲頭上動土!

他這幾腳打也白捱了。

黎纖從頭到尾都知道,他在算計她。

他自認為好的演技,在黎纖眼裡就是個笑話。

一時間,各種東西從許斯年腦海裡劃過。

他坐在床沿,手背上青筋凸起。

腦子裡晴天霹靂,轟隆震鳴,麵上死灰一片。

連電話裡經紀人的聲音,都聽不見了......

他是不是要完了?

——

次日,片場。

看著許斯年又一次走神,張嶽皺眉喊了卡,不耐煩,“許斯年你今天到底怎麼回事?”

今天天好,風好,可以說是天時地利了。

結果。

從早上開始到現在,這還不到一個上午,許斯年ng了十多次,整個人都不在狀態。

你問他,他又說冇事,馬上調整好。

但一開拍,根本達不到想要的效果。

眼看張嶽要發火,小李連忙過來討好的笑道,“導演,我們斯年身體不太舒服,要不先休息一會兒吧?”

這樣也隻會一直ng,浪費時間還浪費膠片。

張嶽皺著眉不耐煩揮手,“休息半小時。”

休息棚裡。

田瑩拿了水過來,撇嘴小聲道,“我們還啥都冇乾呢,他都嚇成這樣了。”

黎纖挑了下眉,眸子眯了眯。

——

另一邊。

“斯年,電話。”小李把手機遞給他,是經紀人打來的。

許斯年揹著眾人,壓低聲音,“怎麼樣了?”

“收買你是彆想了,他們也不怕金總。”經紀人聲音有些疲憊,“寧心怡那邊給了兩個選擇,一你公開有女朋友,彆再纏著黎纖。二,他們找營銷號爆料。”

許斯年是靠臉和人氣吃飯的,當初出道也是靠粉絲打榜投票,女友粉一大堆。

但他出道早。

之前冇有過同框,粉絲拉郎,跟黎纖的cp粉都幾千。

現在跟黎纖捆綁,隻要讓大粉一帶節奏,就可以立馬變成是黎纖蹭他熱度。

而且還有劇播,cp粉的紅利更高,很劃算。

可現在,這兩條路,哪個對他來說都是絕路。

“黎纖以前不是有很多黑料,讓人去找找,進入這個圈就冇有幾個乾淨的,我就不信......”

“你不信什麼?你信不信,你還冇找出來,這些爆料就讓你先死了?”

以前,陸婉,叢璐,趙星露......

那都是活生生例子!

經紀人深吸一口氣,“我們已經開過會了,不再營銷你跟黎纖的cp,你也收斂老實點!

電影期間需要宣傳,李秋不是女主,這會兒公開對誰也冇好處,而且男女主配合宣傳這點合同裡有,寧心怡也無法反駁。

你之後找機會帶著李秋出去轉轉吃個飯,故意讓狗仔拍,到時候爆料出去,不澄清也不否認,能引起一波熱度,也算跟黎纖沒關係,電影播出後,你再官宣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