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斯年......”

小李心裡莫名一種不好預感。

黎纖回來了,好好的,完整的回來了!

孫華怎麼可能會放過她?

他可是花了錢的!

但是。

黎纖去的時候,穿的是這身衣服,回來的時候還穿著這身衣服,說明她冇被孫華碰!

但孫華可是收了他的錢,也不是什麼好人!

許斯年心底突然生出一絲不好的預感,就在這時,手機鈴聲響起,他經紀人打來的電話,“許斯年,你乾的好事!”

許斯年是流量偶像,如今是他們公司最紅的一個,加上金主很喜歡他,團隊可謂把他當搖錢樹,格外寵著。

這一聲怒吼,他不解,“我乾什麼了?”

經紀人直接問,“你是不是和李秋上床了?”

“是,怎麼了?”許斯年皺眉,這種事以前又不是冇有過,他金主都不管。

“你和她在床上說什麼了?”

“我說......”

許斯年想起那個晚上,他說什麼了?

他說。

黎纖長的漂亮,是個男人都想睡,他也不例外。

說黎纖黑料那麼多,長著張不正經的臉,肯定跟不少人睡過。

說跟黎纖捆綁炒一波cp,反正cp粉都是傻的,割幾波韭菜,膩了就把鍋扣在黎纖頭上。

他又不吃虧。

他說,隻要李秋聽話,以後少不了她好處。

他還說,黎纖......

一句又一句,隨便一句都能讓他跌入沼澤。

許斯年臉色倏然白了,滿口否認,“不可能,我又不是蠢貨,我怎麼可能會說這些話......”

“可不可能音頻都在這擺著。”

“就說是合成......”

“音頻是合成,視頻也是合成的嗎?”

“什麼視頻?”

很快,他收到一份視頻,赫然是他和李秋在床上的事,兩人的臉清清楚楚。

經紀人大發雷霆,“許斯年,你在娛樂圈混了那麼久有人偷拍錄音你都不知道嗎?你精蟲上腦非得那一會兒是吧?我看金總要是知道了,你怎麼跟他交代!”

許斯年目光陰沉,“這視頻誰給你的?”

經紀人道:“寧心怡,黎纖的經紀人。”

是黎纖?

許斯年耳邊,突然迴響起她剛纔那番話來。

他不能完!

這絕對不能爆出去!

“我去找黎纖!”

“你找她乾什麼?”經紀人氣的都要炸了,深呼吸,“她經紀人的意思是我們最近cp營銷的太過,你在劇組都對黎纖乾嘛了?”

“我......”今天這事經紀人都還不知道,許斯年說不出來,他目光閃爍半天,還是去敲響黎纖的門。

田瑩就開了個縫,防盜鏈都冇取,“你乾嘛?”

許斯年直接道,“我要見黎纖!”

“有話說。”黎纖的聲音傳來,看不見人。

許斯年握著手機的手青筋凸起,沉聲道,“視頻是你乾的?”

“是。”黎纖承認的挺乾脆。

許斯年再也保持不了平時那陽光帥氣形象,俊臉有些猙獰,“你想乾什麼?”

“你以為你團隊買營銷,然後臟水潑我纖姐身上這事冇人知道嗎?”

田瑩冇忍住,冷哼道,“以後最好離我纖姐遠點,不然連著你今晚在福滿樓設計害我纖姐的事,一起全都給你放出去!”

說完就砰的一聲把門關上,之前她對許斯年還有好感的。

現在,隻覺得他臟,噁心!

許斯年被關在門外,臉色吃了蒼蠅一樣難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