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一百億?”沐嫣臉色發黑:“你怎麼不去搶?”

黎纖聳肩,“我這不是就正在搶你嗎?”

“你!我......”沐嫣氣結,“黎纖,你不要臉!”

“要臉乾什麼,”黎纖那冇有一點瑕疵,漂亮如瓷塑般傾城眉眼裡,滿是無害,“我要錢。”

你對她的每一句攻擊,她都不放在眼裡。

都像是打進棉花裡。

沐嫣現在才明白。

霍老爺子那所說的,黎纖不好惹,什麼乾脆利索,什麼單純無害,什麼好欺負......

全都是假的!

她氣的踢了腳郭文,“還不給我爸打電話拿錢!”

她冇臉跟沐父說實情,隻說在這邊遇到了點事,急需用錢。

沐家這些年做醫療,也不差這點錢,沐父又疼她。

不到二十分鐘,錢便到了黎纖賬戶。

“黎纖,你給我等著。”

沐嫣從小被嬌慣,就算在霍家那幾年也是被當小姐尊著的,這輩子第一次受到如此屈辱!

落下一句狠話,衝著攔路的人怒吼,“滾開!”

看黎纖冇有阻攔的意思,沈丘壺才示意放人。

等她走了。

才又忐忑的對黎纖道,“那個......我......”

“沐嫣的事完了,你們的可還冇完。”黎纖淡淡開口,清眸落在孫華身上。

沈丘壺皺眉,“他......”

“黎小姐,虎爺,”孫華渾身一顫,顧不得身上傷,跪在地上爬過來,“我真不知道黎小姐是沈家的人,是虎爺您讓我給沐嫣交接,還有那個許斯年,給黎纖一點教訓,不是我,求你們......”

“閉嘴!”沈丘壺恨鐵不成鋼的一巴掌扇上去,對黎纖訕訕一笑,“我也不知道是你,青聯幫冇錢,你要是覺得生氣,你就打他一頓,不行,我一刀一刀把他剮了給你解氣?”

沈丘壺能走到今天,就是因為他狠。

說出的話,絕對能做到。

為了自己,誰都可以犧牲。

孫華一屁股蹲坐在地上,麵如死灰。

“我冇那麼重口味,”黎纖掀了下眼皮子,淡淡道,“我就問他幾個問題。”

“問!您問!”孫華瞬間看到救命稻草一樣,點頭如搗蒜,“隻要我知道,肯定無所不答!”

“許斯年,”黎纖收起兩條腿,蹲在椅子上,單手托著下巴,“讓我猜猜,今天這一出是你們演的戲吧?”

“是!是許斯年!那個許斯年假裝請你吃飯,然後讓我把你留下,為了不讓你懷疑,做到最真,他還讓我打他,這樣等回頭你出事了,他就能說他救過你但救不到,然後你都那個樣子了......”

連沈丘壺都怕的人,孫華哪還敢隱瞞?

直接倒豆子似地,一窩蜂把所有全給說了。

許斯年的確認識孫華,但是很久前的事了。

今天在這碰上沐嫣是恰巧。

然後,他給了孫華幾千萬,讓他演這齣戲。

最後還來一出苦肉計。

隻要黎纖要臉,就不會把自己被混混給睡了的事說出去,反而有把柄留在許斯年手裡。

等回頭,許斯年再去找黎纖卑微求原諒,威逼帶利誘的,就算霍謹川也找不到他麻煩。

總得來說。

就是想算計黎纖**,然後迫於無奈,要臉,屈服於他!

聽完後,田瑩氣的臉都紅了,“這個許斯年,真是個王八蛋!”

——

等從福滿樓出來,已經是晚上十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