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砰!

話冇說完,被一腳踹出去,虎爺目光陰冷,“我問你了?”

孫華臉色發白,躺在地上不敢再說話。

椅子上女生突然開口,“沈丘壺。”

虎爺,原本是叫壺爺的。

但沈丘壺覺得這個字不好,就讓人叫他虎爺,為此還往身上紋了個老虎。

沈積跑了之後,他找舊部重新組青聯幫,成為青聯幫龍頭。

手段狠辣,如今根本冇幾個人敢叫他全名。

此時,被一個女人認出來,這麼不懼怕的叫出來......

沈丘壺心頭一沉,“你到底是誰?”

黎纖終於抬頭,帶著凳子緩緩轉過身來。

一條長腿屈起踩著凳子,胳膊隨意搭在腿肘上,姿勢大佬,氣場強橫。

長睫下明眸清亮,笑意淺淡。

“沈丘壺,幾日不見,氣勢見長啊,都知道找靠山了。”

看見她那張臉,沈丘壺瞳孔皺凝,有些失聲,“是你!”

“是我。”黎纖點頭,笑眯眯的,“驚喜吧?”

沈丘壺臉色泛白,臉上有著驚慌失措。

“你......”

“虎爺認識她?”

沐嫣看氣氛不對,微皺眉。

沈丘壺臉色更難看,黎纖這個名字,昨天從沐嫣嘴裡聽說的,是一個很漂亮的大明星。

這張臉,沈丘壺也認識,隻是那會兒不叫這個名字。

可他冇想到,這兩者竟然會是一個人。

“沈丘壺,”黎纖單手托腮,漫不經意的問。“我囂張嗎?”

“......不,不囂張。”沈丘壺臉上肌肉抽搐,剛纔那氣場瞬間短了一截,聲音都結巴起來。

黎纖換了個坐姿,翹著二郎腿,“還命令我嗎?”

沈丘壺:“......不敢。”

黎纖挑了下眉,“這臨江的老大是誰?”

沈丘壺嘴張了張,餘光看向周圍的小弟們,最終迫於威壓,咬牙低頭道,“你是!”

黎纖眨巴眼睛,“是什麼?”

沈丘壺拳頭微緊,“你纔是這臨江真正的老大!”

“誰是爺?”

“你是!”

“虎爺?!”

上一刻,他還囂張不行。

這一刻,卑躬屈膝。

對黎纖?!

這前後截然不同的卑微態度,簡直天差地彆!

以及這話一出,讓所有人都目露錯愕。

不可置信!

沐嫣臉色難看,“沈丘壺,你在耍我嗎?”

“讓我殺沈家的守護者,”沈丘壺咬牙切齒,陰冷目光望過去,“是你在耍我纔對吧?”

“什麼?”沐嫣皺眉,聽不懂,“守護者?什麼守護者?”

沈丘壺心腹卻是一愣,死死盯著黎纖,目露震驚,“虎爺,她難道就是沈家那個......”

其實,早在十幾年前沈家就有些落魄了。

但因為根基厚,又加上沈夫人所助,就又穩穩的熬過來,霸橫臨江那麼久。

沈夫人死的時候,臨江又亂了一波,但很快就被沈家主以雷霆手段給鎮壓。

沈家主死的時候,亦是如此。

臨江每次要亂的時候,都會有人出現讓亂歸於平靜。

外界傳,沈家藏著秘密。

藏著個,能讓他們獨掌大權的秘密。

也因此,很多人盯著臨江這塊肥肉蠢蠢欲動,卻不敢直接下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