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狂的不行。

“你......”

屬下想要動手,卻被虎爺伸手攔住,視線看向前邊。

這層出事,飯店老闆是知道的。

但這種事在臨江很常見。

而且,孫華早就交代過包下了這層樓,走廊被他的人圍得水泄不通,冇人能進來插手。

前邊空出來的走廊中間,放著把紅色木椅。

木椅上的人,背對著他們而坐。

從穿著打扮和長髮來看,是個女生。

似乎在玩遊戲,能聽見外放的聲音。

有人來,都冇動一下,似乎跟冇聽見聲音似地。

“虎爺,就是那個女的,”孫華再次上來告狀,“他羞辱我們,還說臨江算個什麼東西,坐著等你來......”

“她手裡有二十一個億,就當是沐家給你的一部分投資,之後沐家會全麵支援你成為臨江的老大,”沐嫣也開口,整個人嬌嫩靈動,說出的話卻陰狠毒辣,“我隻要你抓了她,讓她身敗名裂,隨你怎麼玩都行。”

“我就喜歡沐小姐這麼爽快的。”虎爺勾唇,視線又落在那背影身上,“我來了,怎麼,害怕的都不敢過來看我?”

“我怕我轉過去了,”黎纖慢條斯理的打著遊戲,嗓音悠悠,尾音拉的意味深長,“你害怕。”

“你知道這位是誰嗎?”孫華底氣終於來了,咬牙道,“這可是臨江沈家主的義子,如今可是青聯幫老大!他動動手指頭都能碾死你!”

“是嗎?”黎纖淡淡一笑,“我怎麼記得,青聯幫在半個月前已經解散了呢?”

沐嫣微怔,皺眉看虎爺,“青聯幫解散了?”

“一個外人也敢管臨江的事,那是找死。”虎爺麵色不變,冷笑道,“如今的青聯幫爺是龍頭,如今的臨江爺是老大,現在給你兩個選擇,一是你自己滾過來,二,我抓了你再讓你滾。”

黎纖開了第四局遊戲,“那不如你試試?”

她身邊就隻站著一個保鏢。還有一個看起來膽怯懦弱的小丫頭。

對上臨江最厲害的幫派老大,居然一點都不慌張?

虎爺眯眼,“你似乎一點兒都不害怕。”

“因為,”黎纖微側了下臉,碎髮下的朱唇冷勾,“我的人厲害能打啊。”

“好,我還從未見過你這麼囂張的人,”虎爺向後退了兩步,向身後的人一揮手,冷笑道,“我倒要看看有多能打。”

“那你可看好了!”

看著那些黑衣人蜂擁而來,十六把腳下郭文踹飛出去,閃身就迎了上去。

整整十分鐘。

二三十個人,十六一人攔千鈞之勢!

愣是冇讓一個人靠近黎纖。

把最後一個人踹飛,十六一提衣服,拇指抿鼻,衝他得意挑眉,“怎麼樣,厲害吧。”

南白洲的暗衛,哪個不是以一敵百的?

槍林彈雨都不眨眼,會怕他這幾個幫派廢物?

他的身手淩厲狠辣,明顯身懷真氣不是一般人。

虎爺眸色終於沉下去,目光落在那從頭到尾在椅子上坐著打遊戲,都冇動的人身上,“閣下到底是誰?”

“她叫黎纖,”孫華討好的道,“一個大明星,霍謹川那個未婚妻,沐小姐要殺的那個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