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簡直是,拎著巴掌在往沐嫣臉上打。

沐嫣垂在身側的手,捏緊衣襬,臉色難看,“黎纖,你已經拿了二十億。”

“可是,”黎纖抬眸,似有些苦惱,“是你先動的手哎?”

“你!”沐嫣一噎,是她低估了黎纖,這個女人果然冇資料裡查的那麼簡單,她眼底暗芒閃爍,“黎纖,這裡是臨江。”

黎纖吊兒郎當,漫身不羈,“臨江怎麼了?”

沐嫣看著自己在那受辱的屬下,咬著一口銀牙,衝孫華道,“還不叫你們老大過來!”

孫華臉上青了又紫,但終究冇敢再說什麼,從地上撿回手機打電話出去,兢兢戰戰的說。

“虎爺......福滿樓......沐小姐也在這兒......是......”

“黎纖。”見他叫了人,沐嫣底氣頓時又足起來,冷笑,“你說你現在的樣子被你的粉絲看到了會如何?”

黎纖歎了一聲,“我也想知道,要不你試試?”

“簡直是厚顏無恥,就你這樣的人謹川哥哥怎麼可能會喜歡你!”沐嫣目露厭惡,滿身傲氣,冷聲道,“你現在放了我的人走,我看在謹川哥哥的麵子上放你一馬。”

“霍謹川的麵子,”黎纖抬眸,笑的玩味,“值錢嗎?”

囂張狂妄!

目中無人!

不可一世!

卑劣賤民!

沐嫣深呼吸,在心裡罵了她好幾句,才把心裡的火氣給壓下去,穩著情緒道,“你若再不識趣,我就讓你永遠離不開臨江。”

“我好怕哦。”黎纖一聲嗤笑,喊田瑩,“搬把椅子去,我就坐在這兒等你們的虎爺。”

田瑩連忙乖巧的去。

雙方僵持了半小時後,一群人翩然而至。

帶頭的男人,梳著個大背頭,端正硬朗的五官上留著胡茬,身穿白襯衫黑馬甲。

棕色皮鞋擦的鋥亮,夾著煙的左手背上,露著個紋的老虎爪子,整個人痞裡痞氣。

混不吝的。

“虎爺!”

看見他,孫華立馬就衝了上去,跪下抱著他大腿,一把鼻涕一把淚的,指著前邊黎纖開始罵。

“就是這女的,這個賤人絲毫不把你和臨江放在眼裡,還罵你侮辱你,你一定要為我們報仇!”

“這話可不對。”十六踩著郭文的姿勢都換了好幾個,冷笑,“你可是自己說自己是臨江老大,臨江是你的地盤的。”

被稱虎爺的男人,半俯下身子拍了下他的臉,“你什麼時候成為臨江老大了?”

“我,不是,虎爺你聽我解釋,是您,”孫華一個激靈,惶恐搖頭,“是您讓我跟沐小姐交接的......”

“我讓你交接,可冇讓你代表我交接,”虎爺抽完最後一口煙,直接把菸頭摁在孫華眉心,“怎麼,你也想坐我這個位置替代我?”

“不!我不敢!”肉被燙的滋滋作響,疼的要命,孫華都不敢喊,強咬牙忍著,“虎爺,我知道錯了。”

“廢物。”虎爺冷笑著把他踹出去,纔看向一旁沐嫣,“讓沐小姐受驚了。”

沐嫣滿身冷傲,一指十六,“讓他先把我的人放了。”

虎爺睨了一眼十六,淡淡道,“放人。”

“命令我?”十六挑眉,“你配嗎?”

“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?”虎爺屬下立馬站出來,厲聲斥道,“虎爺讓你放人你不敢不放?”

“我就不放怎麼了?”十六不但覺得還笑,還叛逆的腳上用力,踩著郭文的後背讓他又磕了個頭,“不服打我啊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