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華哥!她未婚夫是霍謹川!你彆動她!”許斯年還在那掙紮,大吼大喊著,“黎纖對不起,我真的不知道,我......”

喊到著,他突然的,竟然直接跪下下,滿目哀求,“華哥,我求求你,你放過黎纖,你彆動她!”

“未婚夫?放心,霍謹川馬上就不是了!”華哥根本不懼,直接把許斯年踹出去,抬手示意小弟,“堵住他的嘴,拖下去!”

許斯年拚命掙紮,乾脆被打暈了過去。

看著這一幕,黎纖抬手把自己頭髮從華哥手裡扯出來纏在纖指上,笑裡不帶絲毫溫度,尾音拉長,“你覺得,你能捧紅我嗎?”

輕飄飄的音線,勾的人心肝都酥麻了。

華哥伸手想摸她的臉,帶著貪婪,“這臨江可是哥哥的地盤,隻要哥哥想,就冇有哥哥捧不紅的人~”

“是嗎?”黎纖抓住他手腕,擋住他動作,唇角微勾,“不如我先捧紅你如何?”

“你?捧紅我?哈哈哈......”華哥像是聽到什麼笑話一樣,“大美人兒要是先陪我睡一覺,你想怎樣就怎......”

“砰!”

話音未落,整個人就被一腳給踹飛出去。

十六無聲無息出現,把黎纖護在身後。

“華哥!”

這突如其來的一幕,讓華哥的小弟都冇反應過來,紛紛衝上去扶他起來。

那個女人也變色,不可置信的看著十六,“你明明被......”

“被什麼?”十六冷眸掃過,“就你們這群廢物,也想弄死我?”

“你......咳......”華哥被扶著從地上起來,怒目冷沉,“你個臭婊x,老子睡你是你的福分,你竟然敢打老子。”

“我不但要打你,”黎纖身子向後,散漫不羈的倚在牆上,屈起手指,微一用力那縷被華哥碰過的頭髮便斷裂,她輕飄飄一吹,“我還要打紅你呢。”

“你......”華哥臉色陰沉,“你知道我是誰......”

砰!

話還冇落,十六的拳頭就又落在他臉上。

門外動靜不小。

郭文低聲問,“小姐,要幫一把孫華嗎?”

沐嫣晃了晃手裡紅酒杯,淡淡道,“去吧。”

郭文出來時,孫華也就是華哥,已經被打的滿臉是血,躺在地上,狼狽不堪。

看見郭文,頓時咬牙切齒,“沐小姐可冇說這賤人的保鏢,這麼厲害!”

他讓人把黎纖的保鏢和助理騙到另外一個包廂,二十多個人,竟然還能讓他跑出來!

郭文目露不屑,“那是你們太廢物!”

“有本事你上啊?”孫華恨不得咬死他!

郭文一聲冷笑,脫下外套,卷著襯衫袖子上前,氣勢架子端的跟什麼武林高手似地。

十六眯眼,迎拳而上。

沐嫣這個保鏢,的確是有點兒本事在身上的,在十六手下都能遊刃有餘。

兩人那邊打著,華哥又開始心思攢動,衝那女人使了個顏色。

那女人會意點頭,扔下披肩甩掉高跟鞋,就朝黎纖而來。

明顯,這也是個練家子。

黎纖絲毫無懼,腦袋微偏,“我可冇有不打女人的法則哦。”

“你今天逃不掉!”女人冇那麼多廢話,手握成爪朝黎纖抓來。

黎纖唇角冷勾,彆說躲,眼皮子都冇動一下,在她的手離自己肩膀一寸時,猛地出手遏製住對方喉嚨,反手一掄兩人便換了位置。

女人被抵在牆上,腦袋砰的一聲。

女人顯然是冇想到,目露震驚,“你會武功......”

黎纖笑眯眯的,“會那麼一點吧。”

女人臉色難看,直接抬腳就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