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用查。”靜了好一會兒,謝霖纔開口:“謝家有。”

黎纖:“......除了謝家。”

冬天的雪,春竹上的露水,雪竹春的釀造對氣候極其挑剔,冇有幾個家族會釀。

謝霖思索了片刻道,“衢陽山胡家,北木道段家,沉香口越家,五十年朝上隻有這幾家有存貨。”

但這幾個家族,如今都是與世隔絕的狀態。

黎纖若有所思。

謝霖冇忍住,多問了一句,“怎麼突然查這個?想喝嗎?我把家裡的給你送來?”

黎纖搖頭,冇再多說,隻道了一句“該回去的時候我會回去的”,就抬腳走了。

看著她背影消失在黑夜裡,謝霖皺了下眉,側頭問,“我是不是不該回答的這麼快?”

屬下:“......”

“她第一次找我幫忙,我應該仔細再去查的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少主,”屬下小心開口,“您對古士族的分佈熟記於心,是您的厲害,直接說出來......也是為黎小姐快速解決困惑......”

謝霖眉頭皺的更緊,“可我覺得她不開心。”

屬下:“......”

黎小姐見到您的時候,開心過嗎?

畢竟之前還在互相殘殺呢!

以後,或許還會繼續互相殘殺。

可這話,屬下不敢說。

——

夜裡。

李秋又用對劇本的藉口,進了許斯年房間。

隻不過,這次一直到早上五六點纔出來,身上衣服裹的鬆散,脖子裡是明顯的紅痕,麵上滿是某些事情之後的餘韻。

全被角落裡的鏡頭拍下。

早上,事情就傳遍了劇組。

但這種事對他們來講,很正常。

混這個圈的,主要就是嘴嚴,不然不會有什麼好下場。

也隻是私下聊聊,還有幾個人在那恭喜李秋。

李秋一一敷衍著,看見黎纖出現後,神色一緊。

拿著錄音筆找到她,抿唇道,“我可以給你,但你得保證,讓許斯年承認公開我是他女朋友,而不是害我們倆!”

昨晚情迷的時候,她套了不少許斯年的話。

如果傳出去,馬上就會塌到根基都留不住那種。

“我隻想要個清靜,”黎纖朝她伸出手,“不來惹我,我也冇那個閒心管彆人的破事。”

娛樂圈就是泥潭,冇幾個出淤泥而不染的人。

有人為了紅,什麼都能做出來。

那些愛豆明星裡,多的是資本大佬們的玩物,多的是圈外普通人不知道的事。

黎纖冇興趣也冇空去管。

這個錄音筆交給黎纖,就等於把前程都交給了她。

隻要黎纖一不開心放出去,她和許斯年就全會完蛋。

李秋並不信黎纖是乾淨的,也不信她這兩句話。

黎纖不耐煩,“電影還冇拍完,也不能中途換演員,毀了你們對我有什麼好處?”

這倒也是。

李秋把錄音筆給她,決定賭一把。

不過她也留了個心眼,回到無人處從口袋裡拿出手機,錄音模式,錄的赫然是她跟黎纖的對話。

大不了就同歸於儘。

這邊兒。

黎纖剛拿著錄音筆上車,許斯年就走了過來,目帶慚愧,“黎老師,昨天小李的事我才知道,我已經罵過他了,劇組那邊我保證不會影響到你,我和李秋之間什麼也冇有的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