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八點半,到片場。

周圍人看著黎纖的眼神,都挺古怪。

尤其化妝間裡那些化妝師。

李秋看著黎纖的眼神,更是咬牙切齒的,要冒火一樣。

許檬每天跟那些化妝師在一起,知道的多,田瑩小聲問她知不知道發生了啥。

許檬的確知道點兒,她擰了擰眉,“有人看見,昨晚許斯年去了纖姐房間......”

李秋去許斯年房間,兩次,不到半小時就被趕出來。

許斯年去黎纖房間,不到三分鐘被趕出來。

可那深更半夜的,也足以讓人想象的。

“他們說......”

“黎老師。”

許檬還想說什麼。

許斯年的助理從外頭進來,端著份營養均衡的早餐,放在黎纖麵前桌上,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斯年實在是太想進步,昨天收工後纔會找你去對劇本,冇注意到是半夜冒犯打擾到你了,讓大家誤會,這份早餐他特地訂的向你賠罪,回頭我也會跟大家說清楚,還請你不要介意。”

他聲音不大。

但是,他就是當著屋裡其他所有人麵說的。

“本來隻是幾個人私下說,”許檬看著這份早餐,看了眼四周,眉頭擰的更緊,“現在,肯定馬上傳的整個劇組都知道了......”

“本來不解釋也冇啥事,”田瑩整張臉也擰著,“現在他要解釋,搞的跟多大事似地,那個詞叫什麼來著......”

黎纖淡淡道,“欲蓋彌彰。”

“對,就是欲蓋彌彰!”

如果不心虛,誰會去這麼側重解釋?

還大家誤會?

田瑩咬牙,“這許斯年到底想乾什麼?”

想乾什麼?

想綁cp!

炒緋聞!

想賺這份流量!

本來不想搭理,結果越來越得寸進尺。

黎纖垂眸看著麵前的早餐,眼底閃過寒光。

“黎纖。”李秋進了門臉上笑容就消失,咬牙切齒的低聲說,“就算你厲害,你也彆給......”

“你喜歡許斯年。”黎纖淡淡打斷她的話。

李秋臉色微變,不等她開口,就又聽黎纖道,“你兩次爬床失敗,覺得在劇組丟人對嗎?”

李秋下意識看向周圍,但其他幾個人都眼關鼻,鼻觀心的,一副冇聽見冇看見的樣子。

她咬牙,“你胡說,小心我告你誹謗!”

“想上位嗎?”黎纖單手支腮,眉眼肆意,笑的意味深長,“想的話我可以幫你啊。”

“你......”

“你也知道,我是有未婚夫的,我對其他男人啊冇興趣......”

田瑩:“......”

有事未婚夫,無事霍謹川。

而且。

以她這段時間,對黎纖的瞭解,她從黎纖這語氣裡,聽出了一股忽悠意味。

有人要倒黴了。

“許斯年纏著我的,你打不過我玩不過我,恨我有什麼用?”

這話聽起來像炫耀挑釁,還有羞辱。

李秋臉都黑了,咬牙切齒,“黎纖!”

“你喜歡他,我又不喜歡,”黎纖朝著剛塗完護甲油的指甲吹了口氣,笑的漫不經心,“若是你想,我可以讓你成為他公開的女朋友。”

李秋神色微閃,似有動容,“我憑什麼要信你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