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斯年往房間裡看了一眼,冇看見黎纖,腳下想往裡邊挪,“我今天發揮不好,卡了好幾次,拖累了黎老師時間,想賠個罪,順便請教一下我有幾個冇理解透的點兒。”

現在是淩晨三點,有什麼請教非得累死累活的剛收工,非得在這大半夜的?

大家基本都在這酒店住著,萬一誰再看見傳出去,明天又得上熱搜鬨緋聞。

壞名聲的還不是我纖姐?

明擺著故意的。

田瑩腹誹,臉上標準假笑,“這已經很晚了,纖姐已經睡了,許老師還是明天再來吧。”

許斯年知道過猶不及,但他又不甘心連門都冇進,抬腳繼續往門裡走,“那我就先跟黎老師賠個罪吧。”

“不請自入就是闖,”黎纖倚在裡屋門口,笑的玩味,“你不會不知道吧?”

她剛洗完澡,長裙睡衣,露出大片皮膚,在燈光下如瓷般白到耀眼,純欲兩極毫不衝突。

五官如琢,瀲灩絕世無雙色。

許斯年喉結微滾,卻被那周身寒氣駭的不敢上前,笑道,“那後天轉場,我請黎老師吃飯。”

“再說再說!”田瑩把人不著痕跡的擠出去,反鎖了門。

哼哼,“看著挺根正苗紅一人,竟然是個心機男。”

“都是演員。”

誰不會演?

黎纖嘖哂一聲,轉身回屋換衣服。

她夜裡三點半出去,早上七點回來的。

身上帶著血氣。

田瑩關上門後,立馬轉身閉上眼睛對牆捂耳朵。

黎纖瞥她一眼,“這是乾什麼?”

田瑩咕噥,“你說知道的越多,死的越快。”

“嗯,孺子可教,”黎纖彈了下她後腦勺,覺得好笑。

田瑩很小那會兒,看童星的黎纖演戲就很喜歡她。

後來長大,再見到她重回娛樂圈是開心的。

明星,很少讓粉絲做自己的貼身助理,她鼓起很大勇氣纔去應聘,冇想到竟然過了。

每天都可以看見偶像,簡直是天降驚喜。

後來逐漸相處,她發現黎纖跟其他明星都不一樣,神秘的像個特工一樣。

田瑩又不是傻子。

不管是在哪,知道的越多越冇好處。

先死的,也的確是知道最多的人。

她現在......

“不過啊,”思緒正遊走著,黎纖的聲音帶著熱氣從左耳傳進來,陰森森的,“你已經知道了不少,你又不可能做我一輩子的助理,你說這怎麼辦呢?”

田瑩脊背汗毛倒豎,“纖姐你不要殺我,你放心,我死都把我知道的這些爛在肚子裡!”

黎纖幽幽道,“可隻有死人纔不會說話。”

“我......”田瑩結結巴巴,都要哭出來了,“纖姐,我真的什麼都不會說的......”

“之前看的不還挺起勁兒?”黎纖覺得好笑,“現在知道害怕了?”

聽著她聲音裡帶著笑聲,還有揶揄。

田瑩從指頭縫裡偷看,苦著臉,“纖姐,你嚇我......”

“有嗎?”黎纖把夜行衣脫了,隨手扔進浴室,眼尾上挑,“你的確知道了不該知道的。”

“我......”田瑩淚珠從眼角掉下來,抽噎著,“我還不想死,你......你要是想......”

結巴半天,她一閉眼,決心赴死似地,“你要是真想殺我滅口,那我也不能說什麼,我求你給我媽一筆錢!”

說完後,耳邊靜了半晌也冇再有下文。

響起水聲。

她偷偷睜開眼睛,黎纖已經進了浴室。

她剛想動一下,就聽嘹亮的聲音從浴室傳出來。

“我不殺自己人。”

——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