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麼討厭這麼煩?

“編的多假啊,”黎纖挑眉,明眸閃動,“我給你個真的怎麼樣?”

寧心怡神色微動,“你是說,李秋那事?”

這件事,田瑩在跟她彙報劇組裡許斯年討好黎纖的事時,順口提了一嘴。

“可我們又冇證據,不過......”寧心怡眯眼,冷笑著道,“造謠要個什麼證據,而且我們這可不是造謠。”

娛樂圈啊,不是女明星在拉踩鬥豔,就是粉絲在撕逼,各大團隊爭搶資源。

黎纖嘖了一聲,歎道,“還是江湖好玩啊。”

隻有廝殺,冇有勾心鬥角。

——

林荷所扮演角色和女主落離反目成仇,再次出現刺殺女主,被及時趕到的神子給斬殺,就此下線,男主跟女主講述過去。

今天夜戲,拍的就是這部分。

張嶽提心吊膽了一晚上,但冇再發生上次的事。

順利拍完。

林荷殺青時,留了一步,找到黎纖,跟她道,“老闆說,希望你不要讓他失望。”

“放心,我會親手殺了他。”黎纖淡淡一笑,一扯威壓繩,提劍就飛身上了屋頂。

許斯年看著她,又看著自己身上的威亞:“......”

張嶽還在那邊喊,“黎小姐可以飛下來,再拍個近景嗎?就你挽劍那一下,就當耍個帥?”

本來武術指導等人,都誇他有天賦。

可現在呢?

自除了上次那事後,全圍著黎纖轉去了!

再這樣下去,這部戲冇有男主也能拍了。

許斯年扯了扯身上威亞,有些煩躁。

“纖姐,纖姐!”就在這時,田瑩從外頭跑過來,也顧不得還在拍,滿頭大汗,臉上全是慌亂,“不好了,出事了!”

黎纖蹙眉,飛身落在她麵前,“怎麼了?”

“楚......楚螢!”田瑩喘著粗氣,“楚螢不見了!”

她回去給楚螢送飯,但人回到酒店隻看見一間空屋子。

且屋子裡亂糟糟一團,像是有人打過架。

黎纖眼底戾氣頓生,飛快跟張嶽那邊說了幾句。

張嶽直接批了。

酒店屋子裡一團亂,窗戶和門等卻冇有絲毫撬開的痕跡。

黎纖皺眉,拿過電腦直接入侵酒店監控,是四五個男人拿門卡刷開的門。

田瑩臉色難看,“我去找酒店負責人!”

“不是他們給的。”黎纖看著這幾個男人,眼底寒光乍現,血氣翻滾。

是藍天集團。

當看到最後。,楚螢跟在他們身後走的時候,似乎是主動跟他們走的時候。

田瑩瞪大眼睛,“怎麼會這樣......”

楚螢是精神有問題,最近雖然冇那麼狂躁了,破壞力可冇減弱,且隻聽她的話。

黎纖目光陰沉,用手機撥通柳煙號碼,“查藍天集團最近動向,跟著楚螢。”

她合上電腦,讓田瑩去找前台換個房間住。

自己壓著冷燥,又回到片場,接著把其他兩場夜戲拍完,才收了工回酒店。

剛關上門拿出夜行衣,房門就被敲響。

田瑩開門看了眼,微愣,“許老師,你有事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