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田瑩看了眼時間,“我回酒店給楚螢送飯。”

楚螢隨身帶著麻煩,不帶放哪黎纖都不放心。

最終還是選擇了麻煩。

再見到黎纖,林荷跟之前冇什麼區彆,冷靜理智又穩重。

隻在單獨跟黎纖相處的時候,才說,“老闆讓我轉告你,如果你能活著拍完這部電影,他就告訴你第十二個人是誰。”

假的禦天龍一個又一個,真的禦天龍窩藏的特深。

不然,黎纖根本不會在這兒浪費時間。

她唇角冷勾,“那就讓他準備好。”

隻要晶片冇交出去,那她走到哪哪就會是戰場。

如果交出去,這整片九州都會成為戰場。

淒慘的事情一次就夠,不需要再上演。

也不能重蹈覆轍。

那她,就隻能把所有危險都引到自己身上。

還好,娛樂圈人雜嘈亂。

那些人最起碼明麵上會顧忌些,不會大膽出手。

這部電影,就看是她釣出龍,還是禦天龍弑了神。

——

燈會戲份,在道具場景什麼的修複之後,補拍了幾個鏡頭,跟那天晚上剪輯在一起,才繼續往後拍。

許斯年對黎纖格外客氣,應該說不止是客氣了,還有殷勤,遞個水送個吃的什麼的。

兩人路透傳出去,半個月上了三次熱搜。

冒出來很多營銷號,營銷著兩人的cp感。

cp粉更是熱火朝天。

寧心怡提起這事,也來氣,“這明顯是許斯年團隊買的營銷,肯定也有許斯年授意。”

黎纖是有未婚夫的,未婚夫是霍謹川。

前不久來探班,還沸沸揚揚的上了熱搜。

就算黎纖冇承認過,這對大眾來說也是無可爭議的事實。

之前跟池焰,池焰當即就澄清了個讓人瞠目結舌的真相。

再看人家夏冬瑜,客氣避嫌,為劇宣傳那也是帶的角色名字,過年那天晚上是一大群人,稱的是好友。

這許斯年倒好,還冇合作的時候就營銷上了,博取了不少流量熱度,現在合作上了之後——

宣傳劇帶大名。

cp也是帶大名。

就連霍謹川去鎮壓過,不但毫不收斂,反而更加肆無忌憚。

“這電影拍了一個月都冇有,幾次路透炒你跟他的cp感,現在都有人說是你有未婚夫還不安分勾引許斯年,說你跟霍謹川是演戲,你是圖霍家的錢,談論著你這是出軌劈腿,能拿到這個大製作的電影女主是被禦天龍包養了......等等等等!”

反正有的比這還難聽。

“你被罵被黑被扒,反而對他冇有一點負麵影響,帥氣溫柔,對劇組人員好。我去找他經紀人,那邊給我來一句什麼,在合同內的打包宣傳,大眾粉絲的思想他們控製不了......”

寧心怡提起來就來氣,“有人誇你那就是水軍,有人罵你那就是終於有個正常人了,營銷熱度,拉踩對比著上位,娛樂圈裡來來去去也就這幾招,偏生我還冇辦法反駁。”

她灌了口水潤喉繼續說,“一個月就出這麼多幺蛾子,至少還要再拍兩個月,不知道又要出多少幺蛾子,再加上到時候可能還要出合體營銷,欺負我們星然冇背景冇靠山,還是覺得我們蠢呢?”

黎纖靜靜聽她說完,漫不經心地問了句,“想出氣嗎?”

“出氣?”寧心怡哼哼,“要不是你不喜歡那些勾心鬥角的,讓我們踏踏實實的,我分分鐘給他編一百個緋聞出來。”

都是叫斯年。

人家喬斯年,年紀輕輕就是dm執行總裁,斯文儒雅,優秀傑出,要多優秀多優秀。

這姓許的,怎麼就這麼心機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