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寧心怡:“......”

要不她還是把人送回去吧?!

——

杭城,劇組。

田瑩邊啃著蘋果,邊把工作手機遞給黎纖,“纖姐,心怡姐電話。”

“黎纖!”黎纖剛接過,對麵就傳來寧心怡的嘶吼咆哮,“一天五萬,其他還按工作難度增加收費,你怎麼不去搶劫啊?”

黎纖慢吞吞道,“搶劫犯法。”

“你還知道搶劫犯法啊?搶我不犯法是吧?你看看這星然,像能給他們兩人每月開出四百萬工資的樣子嗎?要不要把我工資給他們?”

寧心怡就知道不該相信她,氣的心臟突突直跳。

“就知道你冇那麼好說話,蔫壞蔫壞的,我說,咱們是一家的,你坑彆人,彆坑自家人行不?”

“他們是職業的,來給你一娛樂公司當保鏢,已經屈才,五萬已經給你打折了好嘛?”

“......要不你還是把他們收了吧,我這廟小,用不起你這大佛。”

“貨已發出,不退。”

“黎纖!”

也不管電話那邊寧心怡咬牙切齒的咆哮,黎纖直接掛了電話,讓許檬繼續化妝。

田瑩打聽過明星助理的工資,要是碰見好的老闆,工資上萬,節假旅遊費用全部報銷,還有各種節日禮物。

不好的,累死累活每個月也就幾千。

寧心怡給她開的是一個月兩萬八,各種帶薪旅遊報銷,名牌禮品啥的就不提了。

這已經是生活助理裡頂尖的了。

可現在,她才發現,自己格局還是太小了。

頓時嚇的蘋果都不敢啃了。

不過田瑩心態好,多大能力拿多少工資。

多了的話,她拿著也心虛。

“纖姐,”那邊許檬低聲說,“李秋又去許斯年房間了。”

這是前晚去的。

黎纖不在劇組,但好幾個人都看見了。

田瑩支起耳朵,“又被趕出來了嗎?”

“在裡頭待了半個小時,說是對劇本,”許檬撇嘴,“但到底在乾嘛,隻有他們自己知道。”

“才半小時?那能乾嘛?”田瑩繼續啃著蘋果,咕噥道,“難道許斯年不行?”

許檬,“......那誰知道。”

不過。

在劇組裡,這種事情多的是。

尤其那倆,男未婚女未嫁,也冇女朋友啥的,同處一屋解決生理需求隻要不傳出去,就也不是什麼稀奇事。

許檬說起另外一件事,“纖姐,林荷又回來了。”

那天夜戲劇本變現實,林荷被打敗後飛身而去,所有人都以為她不會回來了。

張嶽都在想著把她寫死了,結果她又出現在了劇組。

黎纖眼梢微眯,想說什麼,鄭西西從門外進來,“纖纖,你跟林荷不會再打起來吧?”

“不會。”黎纖淡淡道,林荷再來必殺她必死無疑。

她不殺林荷,林荷也會死。

鄭西西看了看四周,壓低了聲音,“張導昨天去雇了十幾個保鏢,說為了應付後頭的突發事件,以防萬一這種事再發生,應該不會了吧......”

“不一定。”黎纖挑眉,吊兒郎當道,“下次遇見這種事情,跟田瑩跑就行。”

鄭西西:“......”

那就是還有?

她這個朋友。

她這個群演朋友,到底還有什麼是她不知道的啊?

那麼的深藏不漏......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