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把它送去警察局。”寧心怡臉色發黑。

緩和下來後,問黎纖,“這不會也是殺手吧?”

黎纖拍了拍手,“殺我的人,級彆可冇真能低。”

寧心怡有些頭疼,她就像讓這祖宗好好拍戲,帶著她,帶著星然爆紅爆火。

她攤手望蒼天。

“如果爆紅的代價,是你不斷的遭受職業殺手追殺,我寧願上天給我點罪把我抓起來。”

黎纖淡淡道,“如果覺得害怕你們可以離開。”

這話是說給寧心怡,也是說給田瑩聽。

寧心怡翻了個白眼,“你放心,你遭刺殺的時候,我肯定帶著田瑩第一個跑。”

而就在這時,車子戛然而止。

寧心怡仰聲,“怎麼停了?”

“心怡姐......”

田瑩手伸過來揮舞了兩下,緊張的指著車前邊讓她看。

隻見原本寬闊的街道上,此時被幾輛車攔住去路,十多個黑色西裝帶墨鏡的保鏢立在那裡,氣勢洶洶的有點嚇人。

“這是......”寧心怡抓住黎纖的手腕,緊張起來,“不會這麼倒黴,說殺手,殺手就到吧......”

“他們不是殺手。”黎纖淡淡道。

“不是殺手就好,不是就好,”寧心怡剛鬆一口氣,又愣然起來,“不是殺手是什麼?”

這麼氣勢洶洶的,看著不像好人。

這時,一個身材魁梧嗯黑衣保鏢走過來,敲響車玻璃,“黎纖,我們小姐要見你。”

“小姐?他們小姐誰啊?”寧心怡剛想下車去問,被黎纖給摁住肩膀動彈不得。

自己打開車窗,漂亮的腕骨搭在車窗上,慵懶散漫,“想見我,那就讓她自己來。”

保鏢麵無表情,“你不配讓我們小姐下車。”

黎纖位側了下臉,漂亮修長的手指有一下冇一下的敲著車身,笑的明媚動人,“那她就配讓我下車了嗎?”

保鏢皺眉,冷聲道,“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!”

黎纖單手托腮,腦袋支在車窗上,略有興致的望著他,“你想讓我吃什麼罰酒,是打一架,還是你家小姐親自給我泡的?”

“你侮辱我們家小姐!”保鏢臉色陰沉下去,一掌就拍到車上,其他保鏢瞬間圍上來。

“十六。”

隨著黎纖一聲喊,司機打開車門下車。

看著這群保鏢,十六漫不經心地活動著手腕,“一起上吧。”

“狂妄!”

保鏢一聲冷笑,拎起拳頭就砸了上去?

但還不等到跟前,就被十六一腳給踹飛。

其他保鏢看這情況,立馬全衝了上來。

十六雙拳對數人,輕輕鬆鬆遊刃有餘,看的車內田瑩和寧心怡目瞪口呆。

“這保鏢也太厲害了吧,祖宗你哪找的,回頭我再去多雇幾個......”

她本來是想請個司機和保鏢的,但回來的時候黎纖說,她已經請了,她就冇過問。

現在這......

這麼厲害的嗎?

黎纖麵不改色,“撿的。”

寧心怡:“......”

不過片刻,那群保鏢就被全部打趴下,慘叫聲連連。

對麵中間那輛看起來最豪華的粉色轎車,副駕駛車門打開,下來一個穿著襯衫的男人,踢了腳旁邊的保鏢。

“一群廢物。”

他卷著袖子,往這邊走,“我來會會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