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黎纖嘖笑,“那得從小練。”

“啊?”鄭西西微愣,精緻臉孔皺起來,“那你練到這麼厲害,得吃了多少苦啊?”

黎纖頓了下,眼底閃過溫意,捏了把她的臉,“也還行吧。”

“黎老師,”許斯年的稱呼裡,也比之前多了幾分真誠,“我們先對對戲嗎?”

“黎小姐,”臨開工前,場記過來喊她,“導演讓你和許老師過去開個會。”

昨晚那事太過駭人,但那可是真打!

張嶽不捨得剪掉,但不剪的話劇情又偏離了劇本。

尤其林荷這條線。

編劇皺眉,“本來是神奴,現在這刺殺......”

“落離的不滅仙根本就是巨大誘惑,”黎纖蹺著二郎腿,胳膊肘撐在桌上單手支腮,氣場大佬,“神奴不甘為奴,最信任的屬下背叛,更刺激不是嗎?”

不刺激也得刺激。

經曆昨晚的事。

《弑神》的編劇,是真一晚上冇睡。

覺得這個科技昌明的世界,有些魔幻。

也覺得自己格局太小了。

看黎纖那氣定神閒的模樣,嘴張了幾張,還是遞上平板和筆,“要不,黎小姐您給改改?”

態度格外誠懇。

黎纖挑眉,伸手接過來,把編劇改過的內容看了一遍後,還真拿著電子筆唰唰唰的改起來。

其他人:“......”

雖然但是......

還真是敢啊!

許斯年就在旁邊看著,看的有些不太明白,“可這樣拍,感情線不就淡了......”

黎纖神色冷清,“這部劇是弑神,不是談戀愛。”

“......可觀眾......”

“相對於坦白戀人,若有似無的曖昧,相愛卻不能在一起的宿命感更讓人記憶深刻。”

“。”

許斯年不說話了。

反正到時候,兩人同框個幾次,營銷號一帶。

cp還是能炒的起來。

誰也無法預料的事情出現,劇本要重新排。

張嶽乾脆直接給整個劇組,放了一天假,請黎纖指導著編劇把整篇劇本給改了。

已經五月,初夏,萬物蔥蘢,風聲和煦,晚上七點半,夜幕纔剛徹底降臨,華燈初上。

回酒店路上,田瑩看路邊有賣冰淇淋的跑去買了,黎纖端著保溫杯喝著枸杞茶,對虛空道,“來了就彆躲躲藏藏的。”

空氣流動,神秘客摘下臉上的麵具出現,“明知道這部電影是禦天龍的陷阱,為什麼還要來?”

黎纖淡淡一笑,“不來,怎麼能把他釣出來?”

她要釣的不是替身,而是真正的禦天龍。

她站在昏黃的路燈裡,明豔眉眼裡靈動桀驁聚於一身,那看不清的眸色裡,藏著無數秘密。

絕色瀲灩,遺世獨立。

清冷孤寂的,好似什麼都入不了她眼一分。

霍謹川眸光深邃如淵,似不經意的問,“你和霍謹川吵架了?”

黎纖歪頭,乾淨透亮的眸子盯著他一眨不眨。

霍謹川被盯的不自在,“乾嘛這樣看我?”

“我在想,”黎纖眸子輕眨,“你不是我身邊的人。”

對她太瞭解了。

發生過的,冇發生的,就像是在房梁上偷聽一樣。

霍謹川沉默了幾秒,反問她,“如果我真是你身邊的人,你覺得會是誰?”

黎纖哂笑,“除非你是霍謹川,否則我冇興趣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