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謹川靜靜坐在那裡,冇什麼血色的如瓷塑般俊美臉上,看不出半分喜怒。

但能感受到,其周身氣息的低沉陰冷,眼底覆滿陰鷙。

整個走廊,都變得無比壓仄。

秦錚皺了皺眉,對宋時樾這人恨鐵不成鋼,把人拉開,笑著打破尷尬又凝固的氣氛。

“小嫂子,你彆聽宋時樾在那胡扯,他就是不服你之前黑了國醫局資料,故意在這兒說呢,我謹哥天資聰慧,除了回去看老爺子,五歲就不在老宅住,屁的青梅竹馬哦......”

黎纖雙臂環胸,冷眸掃過霍謹川,一聲嗤笑。

“關我屁事!”

扔下這句,就轉身回了隔壁房間。

門“砰”的一聲被關上。

追上去想解釋的秦錚,臉都差點撞門上。

小嫂子肯定是生氣了!

“宋時樾不是我說你!”

他氣的單手掐腰,指著宋時樾就罵。

“上次惹黎纖你吃的虧還不夠嗎?現在還惹她?謹哥對黎纖的上心你又不是瞎了看不見,現在倒好,你這一句話,所有努力白費,又歸零了......”

宋時樾拳頭微蜷,“她會害死謹川的!”

“你這......”

“那也是我的事,輪不到你替我來做主!”

霍謹川冷沉聲音打斷秦錚,如裹了冰般冷。

宋時樾上前一步,張了張嘴,“謹川,我......”

“你回帝京吧。”霍謹川麵無表情落下一句話,推著輪椅回了房間。

門被關上,隔絕的彷彿是毀天滅地的煞氣。

秦錚快氣死了,“我說宋時樾,你學醫是不是把腦子學丟了啊?你這樣在黎纖麵前說壞話,有你什麼好處?啊?”

“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嗎?”宋時樾豁然抬頭,鏡片下目光變得陰沉,“你是秦家繼承人,生來就是矜貴任性的大少爺!每天隻需要想著吃喝玩樂就行!可我呢?我是國醫局的繼承人!是霍家的禦用醫生!我活了26年,20年裡都在想著怎麼救他霍謹川!”

最後這兩句話,幾乎是吼出來的。

秦錚第一次見他發火,被嚇住了那麼一瞬。

回神後,不由冷笑,“可加重病情的藥也是你給的。”

“那是他要的!”

“如果你真的想救他,就不該把那些藥給他吃,而到了這一步,卻說你是為了他好。”

“你懂什麼?一句一個小嫂子,黎纖收買了你了嗎?”

“是,我是不懂!”秦錚深呼一口氣,很認真的道,“可謹哥如果真的有一天會死,我想他活著的時候想做自己喜歡的事,能夠對一切想要的得償所願。”

說到這兒,他那雙桃花眼都泛了紅。

“就算說不上愛,可隻要眼不瞎,你就應該能看得出來,他真的對黎纖上了心。

就算這個人不是黎纖,是一塊石頭,是一條狗,隻要謹哥開口,我也會喊一聲嫂子!”

“宋時樾,”他一字一句,泛著水氣的桃花眼裡皆是赤誠,“我以前以為你隻是潛心醫學,不關注窗外事,所以腦子古板,現在看來,你也不過是個自以為是的東西。”

宋時樾握緊了拳頭,才忍住冇打出去,深吸一口氣道,“秦錚,你真的不懂。”

“宋時樾,如果不是謹哥,就冇有現在的我,”秦錚恢複了冷靜,“你總是說我不懂,可我覺得你有時候比我還蠢,藥是救人所用,可有時候,能救人的,不一定是藥。”

他轉身要回房間,走到門口腳步又頓住,又說了一句,“縱使你和謹哥一起長大,也彆再惹怒他了,你承擔不起後果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