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黎纖劃拉著手機,頭也冇抬:“問。”

海棠低下頭,抿唇,“沈積十天背不下半本書,事務處理的亂七八糟,您為沈家已經做了太多,該還的情早已還清......

屬下不明白,您為何對沈積這樣一個不成器和的廢物,還如此上心。”

海棠,花字係死士之首。

忠心赤膽,冰冷無情,隻聽命令列事。

就算讓她去死,她也會毫不猶豫自裁。

而不會有任何疑問多言。

在臨江待了幾個月,似乎變了不少。

半晌,聽不見黎纖回答,海棠頭顱垂的更低,“屬下越距,請小姐懲罰。”

也不知道誰訓出來的。

黎纖嘖了一聲,淡淡道,“我跟沈積母親做的交易,是守他一生平安。”

海棠愣了愣,微舒一口氣,很快眉頭又皺起來,“那現在......”

“沈家屹立那麼久,根基深厚,又占著臨江這個沿海地區,連帝京一些家族都在盯著,還有那個義子,就算沈積放棄,隻要他活著一天,那就是個威脅。”

不過,強行把沈積推上去,也會像之前一樣適得其反。

不過說蠢,他也是真蠢。

在臨江,有人殺他,或者他死了那還有人知道,會為他收屍,又或者報仇。

跑去山裡?

骨頭腐爛成黃土,怕是都冇人知道。

明擺著送機會給彆人殺。

黎纖想了想,“他想養魚就讓他養去吧,派幾個人看著,你盯著點,不到命懸一線彆出手救。”

屬於自己的東西,就算自己不想要,毀了也不會送給彆人,就算那人是自己義兄。

陳羽都有這份狠心,沈積卻把祖輩留下的東西地盤拱手相讓,任由他人瓜分。

他以前就是被保護得太好了,什麼都有人給他擋著,以為這世界上都是好人。

這次,讓他明白明白。

——

再回到隔壁,火鍋已經散場。

楚螢吃飽喝足,困了,大搖大擺的回了自己房間睡覺。

慢走一步的黎纖,被宋時樾給叫住。

走廊裡,就他們兩人。

黎纖挑眉,笑的漫不經心,“讓我不要糾纏霍謹川這話,你不如跟他說。”

“我不是要說這個,”宋時樾穿著休閒西裝,儒雅溫潤的,滿身的書香氣和藥香,金絲邊的眼鏡幾分斯文敗類,“沐家已回帝京。”

黎纖單手抱臂,小拇指掏了掏耳朵,“冇聽過。”

宋時樾神色不變,“十多年前,沐家在帝京也是數一數二的大家族,後來移居海外,但沐家小姐沐嫣十五歲之前,是在霍家長大的,可以說是跟謹川青梅竹馬。”

霍謹川的青梅竹馬?

黎纖睫羽微掀,一聲嗤,笑的意味不明,“讓我猜猜,宋醫生下一句,是不是要說讓我退婚,給霍謹川這位小青梅讓位置?”

“我冇說。”宋時樾淡淡道,“我跟你說這個,隻是想告訴你,謹川並不喜歡沐嫣,這次來探你的班,是為了躲他。”

“嗬嗬......”黎纖指尖微頓了下,隨即喉嚨裡溢位兩聲滲人低笑,清冷目光越過宋時樾,看向他身後,“我當太子爺又是偷拍,又是買熱搜營銷你我關係,是想逼婚上位,原來,這是要拿我做擋箭牌啊?”

宋時樾猛地轉身,看見無聲無息出現的霍謹川,身體一僵,臉上表情凝固,“謹川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