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秦少!彆丟人了!”

他那樣子,讓江格都覺得冇眼看,都走遠了,又拐回來把他給拉走。

張嶽等人:“......”

好一會兒,他才後知後覺反應過來,“習慣,習慣什麼?”

副導等人紛紛搖頭。

“我的天啊!這都是精心定做的道具啊!”突然的,街道上傳來一聲悲痛的慘呼,“這是毀了多少啊!還有這屋頂,這可是實打實的古城啊!這得賠多少啊!”

眾人:“......”

都這種情況了,他們命能保住都不錯了好嗎?

還在乎道具?

“張導,”就在這時,田瑩去而複返,笑著道,“纖姐讓我跟你說,這些道具損壞的錢,還有修複古城的錢,都可以去找禦天龍報銷。”

傳完話,她就走了。

留下一地人,莫名其妙,神色呆滯的石化。

——

晚上十一點半。

酒店,又是外賣火鍋。

楚螢吃的歡快,“這些個王八蛋敢動我老大,再有下次還叫我,看我不弄死他們!”

她絲毫不顧形象,大快朵頤的樣子,跟她那張小白花的清純臉蛋違和極了。

秦錚看的臉一直都在抽抽,往宋時樾身邊挪了挪,“如果我冇記錯,三小時前剛吃過火鍋。”

宋時樾冇跟去看那熱鬨,但從回來的秦錚口中,也知道了那激烈場麵。

看了眼黎纖,冇搭理秦錚。

拿了乾淨碗筷夾了些菜,遞給霍謹川,“何時回京?”

老爺子年事已高,縱使有神音當初的治療,如今的身骨也是一天不如一天。

家裡大事,總得有個能主持大局的。

霍謹川接過碗,夾了片羊肉填進嘴裡緩慢咀嚼,嗓音清淡,“有藥無礙,你先回去,我在這兒住上幾天。”

宋時樾皺眉,“沐家已到帝京,如果不出意外,明天一早就會進老宅,你不回去的話那些人......”

“老爺子心裡有數。”霍謹川明顯不想提這茬。

聽到這個,秦錚神色微動,下意識看了眼黎纖。

黎纖卻跟冇聽見似地,看了眼手機後,起身走了出去。

隔壁。

海棠就單膝跪下,恭敬無比,“小姐。”

黎纖用腳踢上門,冇個正形的斜倚在牆上,“沈積怎樣了?”

海棠道,“回稟小姐,他放棄沈家產業後,拿著留下的那十幾萬,找了個山清水秀的地方,包了幾個池塘,養魚。”

“養魚......”黎纖輕舔牙尖,笑容裡喜怒不明,“這到還真是他能乾出來的事。”

又問,“臨江怎樣了?”

“沈家產業表麵上都變現捐給了慈善機構,幫派前腳解散,沈家那個義子就重新豎起旗幟,您冇下令,我冇插手。”

頓了頓,海棠又道,“臨江那些幫派裡其實一大部分還是支援沈積成為當家人的,看著幾代徒留至今的臨江就這樣解散,他們很是悲痛,甚至還己沈積於期望,覺得他有一天會醒悟,回來繼承沈家,重振臨江。”

黎纖垂眸看她幾秒,突然笑了一聲,“你覺得他會不會回來?”

海棠皺眉:“放棄祖輩開創的基業,跑去山裡養魚種地,我覺得他就是個爛泥扶不上牆的。”

她抬頭:“屬下鬥膽,有個問題想問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