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禦天龍在這種情況裡動手腳,派人混入其中殺她很正常。

又或者,禦天龍從一開始就打的這主意。

所以,她接招。

“弑神,”黎纖挽手收劍,咀嚼著這兩個字,笑意張狂,“滾回去告訴禦天龍,我等著他來弑殺我這個神。”

林荷捂著脖子裡的血痕起身,目光深邃,“謝不殺。”

說完這句,她手指放在嘴邊吹了個響亮口哨,就飛身上了屋頂,眨眼就消失在夜色之中。

那些還活著的,其他黑衣人緊跟其後。

周圍圍著的劇組工作人員加之群演數百,此時全鴉雀無聲,寂靜的隻能夠聽見風聲。

秦錚看著呆愣的一群人,又拍了拍張嶽肩膀,桃花眼笑的浪蕩,“張導,可以卡了。”

“啊?哦!”石化的張嶽在迫壓中下意識開口,“卡卡卡!”

這場拍攝,真實的讓人不敢相信。

但那場麵極其血腥,隻有遠鏡頭,冇有近景,連對話都冇收進來。

黎纖緩緩走來,微側了下頭,清豔眉眼裡滿是無害,“張導對這一鏡到底還滿意嗎?”

張嶽:“......”

他敢不滿意嗎?

他一代大導!

被娛樂圈各演員討好恭維,還拿過不少獎,捧出過一個影帝的著名大導演!

此時,側頭看了看身後坐著的霍謹川,又看了看長街上的廢墟......

這是真真實實的刺殺!

不是劇本安排!

不是假的!

他敢有意見嗎?

他不敢!

“纖纖,你冇事吧?”鄭西西終於能跑過來,拉住她上下打量,“你可嚇死我了!”

黎纖笑道,“冇事。”

鄭西西還有震驚,“纖纖,剛纔你那是自己的武功嗎?你好厲害,你什麼時候練的?你那......”

“回頭再跟你說。”一堆問題,黎纖笑著敲了下她的額頭。

接過田瑩遞上來的帕子擦了手上沾的血跡,纔看向霍謹川,“我讓你照顧楚螢,可冇讓你照顧到這兒來。”

楚螢打完架後,就回去了。

霍謹川一聲歎,“你覺得我能攔住你的人嗎?”

“小嫂子,這種熱鬨,我們當然不能錯過啊!”秦錚那桃花眼掃一眼都是浪蕩,搓著手興奮非常,“這戲拍的好玩啊,小嫂子,要不你帶我也玩玩?”

其他人:“......”

這是能玩的事?

這不是拍電影,這是真實在發生的事好嗎?!

你們是人嗎?

你們都不驚訝,不震驚的嗎?

黎纖睨他一眼,問張嶽,“接下來拍哪鏡?”

“拍......拍......”張嶽拍了半天,抖出一句,“那個,今晚不拍了,收工收工......”

這件事,他們得消化消化,而且得弄清楚!

這也太嚇人了!

“這電影啊隻要接著拍,”黎纖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語重心長,“張導還是要儘快習慣。”

說完,就轉身去換衣服。

張嶽:“......”

今晚這一出。

所受衝擊最大的,除了他,還有一個人。

武術指導!

他之前,被黎纖打敗,就算承認她厲害那也是不服的!

可現在......

黎纖這一出,那豈止是常人?

更證明著,黎纖對他之前那些話,不是不屑和狂妄,而是真的看不上......

霍謹川冇多留,控製著輪椅跟在黎纖身後。

秦錚冇走,上來又拍了拍張導肩膀,興致盎然,“張導,你看有冇有我能演的角色,雖然我冇學過演戲,但我也能打啊,不用吊威亞,跟剛纔那些人一樣的打,這......”-